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想为母亲梳梳头(三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882        作者:飘飘逸尘        发布:飘飘逸尘        首发时间:2010-12-27 20:39:59
关键词:飘飘逸尘 养心斋 母亲 亲情
编语:
想为母亲梳梳头

在中国的传统中,一直都是母亲给孩子梳头,是母亲给自己年幼的孩子梳头,但从那一天开始,我一直就有这么一种渴望:给母亲梳梳头,梳梳她那已经稀疏、已经雪白的头发。
我是个属于工作狂一类的人,平常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职业了,挤出点时间,还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于是,对远在家乡的母亲,就少尽了许多的孝心,母亲虽然不怪,于儿子的却总是要自责,最近几年,不论什么时候,也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一触及母亲这两个字,心就一阵惊悸、一阵抽痛,一阵的不能自己,有时竟然是泪水涌出眼眶。所以这两年,只要时间不是太紧,总想跑回家看看母亲,给她买点吃的、用的,和她在一起拉拉家常,看她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今年春节,我携妻子、女儿回家看母亲,母亲已经71岁了,从他老人家的脸上就能看出来她经历的岁月的沧桑,从她老人家的手上就能看出她曾经是多么的劳累。母亲的身体状况虽然比其他同龄人要好,但手脚已经明显不怎么灵便了,我回家的第二天早上,母亲执意要起来给我们煮五香鸡蛋,她知道她的儿媳和孙女儿都喜欢吃。母亲在为我们准备早饭的时候,我在洗脸唰牙,妻子在给女儿梳头,那一刻,我想到小的时候,想到我头脏的时候,母亲给我洗头,那时候家里很穷,卖不起肥皂。母亲每年秋天,就把一种叫楝树的果实,从树上用竹竿大下来晒干收好,在给我洗头时,就用这种楝树果子的果仁,不但去脏而且止痒。虽然是个顽皮的男孩子,洗过头以后,母亲总要用桃木梳子把我的头发,梳了一次有一次,母亲说这样可以多长头发。母亲给我梳头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那份母爱一直藏在我的心底,此刻,看见妻子给女儿梳头,恍然相似的一幕,顷刻涌上我的心头,只是当年乳臭未干的幼儿,如今已经是人到中年的汉子,,当年风华正茂的母亲如今译是白发苍苍,这一刻,泪水,竟然莫名的涌出我的眼眶。
母亲为我们准备好早饭,在我们一家三口坐在桌前吃饭的时候,母亲才去梳洗,唰好牙、洗好脸,母亲站在镜前梳头时,我看见她握着梳子的手,已经明显显得有些吃力,就在那一瞬间,我从饭桌前,两步跨到母亲背后,扶着她在板凳上坐下来,然后从她手中拿过梳子,给她梳起头发。母亲的头发又白又稀,给她老人家梳头,是件很简单的事,但我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抚着她的头发,我在一刹那间就想回到了童年,梳着梳着,我的泪水就哗哗流出来,看到我那个样子,妻子和孩子也都走过来,帮我一起给母亲梳起头,镜子里,我又一次看见母亲象个很小的孩子,脸上又露出幸福满足的微笑。
从老家回来已经几个月,现在我是经常站在梳妆镜前发呆,在我拿起梳子梳头的时候,我就想到母亲梳头时吃力的样子,我就想回到母亲身边,扶着她在镜前坐下来,我就想告诉母亲:妈,我想再给你梳一次头。

半袋花生米

母爱是真诚的,母爱是永恒的;人情世态千变万变母爱不会变,天会老地会老母爱不会老。
儿女都是鸟,小时候都藏在母亲的怀里,躲在母亲的翅膀下,长大了都想飞,都想飞得无穷辽远。
我也是这样的一只鸟,长到十九岁就展翅飞翔,飞离家园,飞离母亲。一飞就是三百多里,在交通发达的当今,三百里是个小数目,但对于年近七旬、腿脚不变的母亲,也算是天边了。如此,纵是她千般、万般思念自己的宠儿,也只能坐在故乡的老屋前,用一双昏花的老眼,空盼我能忙中偷闲,回家探望她老人家。
今年春节,难得单位破例放二十天的长假,决意携妻带女回家看白发老母,临行前总思着给母亲买点什么,竟不知买些什么,便嘱妻子给母亲买了两件衣服、几双鞋袜。回到家中,母亲用双手颤动着接过那两件她一辈子也未穿过的衣裳,竟然老泪纵横。母亲含辛茹苦把我拉扯成人,那份爱,今生今世也难相报,而我只是稍尽了做子女的孝心,母亲竟如此激动,看着母亲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我百感交激竟不能语。
说好我要在家小住几日的,不曾想在我回家的第二天,母亲便张罗把一些能带土产往我包里塞,几斤长兄替也做好的米糖,六条庄上分给她、并由她亲手腌制的咸鱼,两斤故宅前老枣树结的红枣……,一个手提包装得鼓鼓囊囊,她还嫌少,堂屋里瞅瞅,卧室里看看,又把半小袋子五香花生米塞进包中,看她忙得不亦乐呼又十分认真的样子,我站在一旁,不安而不言语,只是在离家的前一个晚上,把母亲塞进包中的东西重又放在储藏室中。
离开母亲的那天早上,提包在手,沉甸甸的,不用打开,就知道包里放的什么。我把包放到桌上,未等我拉开包母亲已捺住我的手,亲切地说:“孩子都带上吧,好歹是妈的一片心,你不带,我心不安啦。”我知道不能再把包里的东西往外拿了,否则,母亲真的会很伤心的。但我实在不忍心再从她老人家身边带走什么。我恳切地说:“好,我米糖我带着,其他的你留下来吃吧。”母亲还是执意不肯,就这样,我们母亲俩争执不下,谁也不肯退步,直到长兄出来打圆场。母亲,才肯把那半袋花生米从包中拿出来。
母亲虽然走路有些蹒跚,还坚持把我们送到车站,看到我们和送我们去县城的长兄上了汽车,她昏花的双眼里满含泪水,车子开动了,她仍千叮万嘱,车门临关上的瞬间,她又把半袋花生扔到长兄手中,深情地喊着:“让孩子走路上吃吧”。长兄把花生米放到我手中,动情地说:“妈,最喜欢吃花生米了,这一袋五香花生米,是我托人专从外地捎来的,都两个月了,她还舍不得吃光。”听了长兄的话,我鼻子酸,眼中热乎乎的。
车上,捧那半袋花生米在手中,我再次感受到:母爱,沉甸甸的。

想永远握住母亲的手

在我转身就要走出老屋的那刻,母亲用她那双已把岁月榨干血汗的手塞给她的孙女20元钱,我的孩子不想接,不是她看不起这20元,是她不忍心,但我让她接住了,这是给她的“压岁钱”,这是她奶奶从我身上转移到她身上的爱,如果不要,她老人家是会生气的。
我的孩子接过20元钱后,母亲又把200元往我口袋里塞,那200元是她媳妇刚给他的零花钱,母亲也不是嫌少,她是不想花孩子们的钱,我参加工作20多年了,她一直是这样,她一直觉得钱让孩子们花永远比自己花要让她感到踏实。但这次,我无论如何不能再接这200元了,我接过来,把它塞到母亲的口袋里,母亲又从口袋里掏出来塞给我,这样来来回回四次,最后还是在一旁的长兄劝说母亲,母亲才把那200元钱收起来。
母亲在长木板凳上坐下来,拉住我的手不肯松开,这时,我才得以细细看看年老的母亲,母亲确实老了,71岁的农村老太太能不老吗,但她对儿子的爱,对我的爱依然是年轻的,她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我单膝跪在她面前,眼中有热乎乎的东西在转动,但我没让它流出来,母亲从小就不喜欢我流泪,她从小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流泪就不象男子汉,这一刻,我才真切地体悟到,我再大,我在生活中再坚强,在母亲面前,我仍还象个小孩。
“妈,你想说什么吗”。我明白,母亲拉紧我的手肯定有什么话要说,面对我看着她的目光,母亲有些干裂的嘴唇动了动,但还是没把话说出来,我把单跪在地上的膝盖又往母亲身边挪了挪,脸已经贴到母亲的双膝了。
“妈,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我知道母亲心中一定有许多要和我说的话,但她还是不肯说出来,她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摸着我的头,只是看着我,什么也不肯说。这么多年了,母亲就是这样,她心中再苦,她心中的话再多,也不肯多说什么,她怕她的话成为我的负担、分散我的精力、影响我的工作。记得2000年春节,我回家后发现母亲比以前消瘦许多,我握住她的手,问她是不是身体不好,她摇摇头对我笑笑,后来还是长兄告诉,那年秋天,母亲在医院住了近20天,我一听直埋怨长兄:
“这么大的事,你也不打电话告诉,我打电话给你时,问母亲身体怎么样,你还说很好”。
“妈不让说”。长兄觉得有些委屈,站在一旁的母亲点点头。
“妈,我是你的儿子呀”!
“我晓得、我晓得,我知道自己没什么事,就不想让你来回跑了,又花钱又累人”。这就是母亲,她想到的都是儿子、孙子、孙女,唯独不想的就是她自己。
母亲依然拉着我的手坐在那里,长兄把我拉起来,对母亲说:“让老二早点走吧,他还要赶路”。母亲点点头,我抚着她站起来,但她依然拉着我的手。
“妈,我该走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妈很久没这样拉着我的手了,今天她肯定有在心里藏了很久的话要对我说,母亲动动嘴,半响后又摇摇头,然后松开我的手,但我却紧紧抓住她的手再次询问她。
“妈,有话你就说呀,我是你儿子呀”!
“儿呀”母亲轻唤我一声,我看见她深陷的眼中已经有泪水。
“你一个人在外,可要保重呀,要照顾好家,照顾好孩子”。母亲的声音极其平淡,但我的泪却再也难以控制,我点点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放开母亲的手,低头走出老屋大门,坐进车中,我不想让母亲看见我的泪水。母亲依然站在老屋里,母亲依然用她那双昏花的老眼看着已缓缓开动的车了,我在车中回头看着站在风中的母亲,泪水哗哗直流:
母亲啊,你知道吗,儿子多想永远就那样握住你的手。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4   条】
文章评论
玉颜冰心 评论 (评论时间2010-12-29 23:58:07)  
未曾读完,我就流泪了。
只是,是不是每个做儿女的,都能经常在心里进而在实际行动中把母爱的分量反复地掂量呢?
感谢飘飘逸尘老师带给我们如此感动的作品!
雨晴 评论 (评论时间2010-12-29 18:31:09)  

母亲总是为儿女无怨无悔地付出。流畅的文笔,饱含了母子深情!问好!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0-12-28 20:26:56)  
父母之爱是我们这一生都诉不尽、还不完的!感动于逸尘的深情文字!
枫林醉 评论 (评论时间2010-12-28 16:40:04)  
读罢,很感动,母爱该是我们这一生中最珍贵的财富了。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