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其它文论
本栏目所称的其它文论,主要指除版块道诗论和赋论内容以外的其它评论。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隔岸听箫
主编寄语: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人气排行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诗赋文论  >>  其它文论
郭有生:漫话特写镜头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496        作者:郭有生        发布:郭有生        首发时间:2021-12-30 14:01:56
关键词:漫话特写镜头 郭有生
编语:
漫话特写镜头
                 
文/郭有生
     
      特写镜头,反映了人们不同的审美注意集中在某一对象的局部或某一点,有独特的表现价值,实在值得人们深入思考。
      那么,人类什么时候会使用这个特写镜头呢?特写,是人们解构性注意的产物,早在上古时代,陶器的纹饰中就有牛角纹、鱼鳞纹、蛇皮纹、年轮纹等等。按孙乃树教授《西方美学欣赏》讲座中所说这些纹饰都经过了由形象向抽象,由少到多,由繁到简的演化过程。在我们看来这些陶器纹饰不都是一些特写的表现吗?这些不都是人们在表现人心中的美吗?这些不都是如杨辛、甘霖所著《美学原理》中所说“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吗?人们聚焦性的视域,也反映在文字中。我们看象形字,那“口”,那“手”,那“目”,那“牛”,哪一个不像是特写镜头,但这只是人们用特写镜头表现一个概念。文字出现之后,人们就逐渐学会了用文学样式来用特写镜头,看《诗经》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们就会发现这个问题。
      到影像的出现,人们不断深化自己的认识,终于明白了不同的视域锁定,也即不同的注意范围,往往和表现意图相关。如我们的镜头,是秦晋峡谷中,汹涌澎湃的黄河上一条小船在波浪中的前行,那是为了表现人们在险境中拼搏的无畏和勇气;如果为了表现掌舵者和摇橹的船工协作,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与涛水搏斗,我们的视域就锁定在整只船上;而我们倘若为了从侧面表现惊涛骇浪,也许镜头只对准一个乘客,他吓得手足无措,一脸惊慌;而为了表现艄公的坚毅沉着,我们就会用一个特写镜头,只对准他的面部表情,甚或他的一双眼睛。这也让我联想到了画。法国画家维亚尔的《室内瓶花》,是屋内一个角落,桌面上放着一瓶花,台布的色调和窗帘的图案,都在表现主人的性格和审美情趣。法国画家夏尔丹的画《瓶花》,是画面上有桌,有瓶,有花,而瓶与花形态的对比,花瓶独自在空间的亭亭玉立,以及把花瓶布置在正中,表现了一种娴静优雅的美。卫天霖的画《瓶花》,正像一个特写镜头,满画面是瓶花,一些花叶甚至已到了画面外了,而花的比例远远大于瓶,这就突出了花,表现了花的绚烂美丽,而画下面桌上的果盘和散放的水果只是占据很小的空间,不过为了衬托,为了打破画面的单调。
       我们看某一环境,我们在某一环境中看某一对象,我们看某一对象的局部,我们看某一局部的某一点,都有不同的表现目的。而在远景、全景、中景、近景和特写的比较中,更能让我们明白特写的独特之处。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影像中特写镜头不会是孤立应用的,而必然和其它镜头结合在一起,形成各种关系。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拍成影像,杨贵妃娇媚的笑脸,撩人的双眸,是一个特写镜头,但要达到使六宫粉黛,顿时黯然失色,必然要结合她千娇百媚最出彩的情景镜头。或许是贵妃醉酒,红云飞腮的时候;或许是贵妃出浴,肤润肌滑的时候;或许是《霓裳羽衣曲》翩翩起舞,如仙女下凡,风花婆娑的时候;甚或是“鬓乱钗垂,梳堕印山眉”一副懒散娇弱的时候。这些镜头相映成辉,形成映衬关系。
      记得一个导演讲过一个例子。如果把小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拍成一段影像,梦境中与夫君的相会,是一个镜头;黄莺儿吵醒了少妇是一个镜头;而生气的捡起石子打这个小鸟又是一个镜头,而镜头由远推向人物,出现满脸嗔怨的特写,这个特写的面部表情就有了依据,反映了少妇的处境,又蕴含了丰富的心理活动,生动地表现了思君君不归时的渴望。
      有些特写镜头,有动力性特征,影响后面的情节的发展,为情节的发展起到脉络性的导向作用。一个年轻人,他的恋人,屋内有一盆兰花,因此在国外打拼的时候,每次看到兰花他都会驻足凝视,这时兰花是一个特写,这大有“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的意味。而每一次特写,又是思念的蓄势,当蓄势达到一定的力度,就让他迫不及待飞向大海那边的祖国。
      我们在看各种影像中,还会发现特写镜头有多种艺术价值。一个攥紧拳头的特写,能表现人的情绪。还记得路遥整夜夜在写《平凡的世界》,第二天地下横七竖八许多烟头的特写,表现了创作的时间之久,人物苦苦的思索,艰辛的创作;一双奔波双脚的特写镜头,时在蜿蜒的山路,时在荆棘丛生的曲径,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乡村医生的品德;一个老头盯着一个少女眉角的痣,那眉角痣的特写镜头起到悬念的作用。早年看一部电影,一对恋人相拥,出现一个脚部的特写镜头,女孩忽然踮起脚尖,而让你去想象上面接吻的情景,半藏半露,又有一种风味。一个反复出现的舵把特写,反映了一个老船工一生和黄河浪搏斗;一棵生在悬崖裂缝中的树,枝干扭曲,枯瘦皴裂,多次以特写的方式出现,暗喻了旧中国农民的生存环境;山那边是延安,而深情注视着山那边的双目特写,揭示了主题。
      怎样拍特写镜头,也有种种不同。镜头由远推向近,特写镜头在后;由近拉向远,特写镜头在前,各有各的情趣,各有各的价值。“听见哥哥的脚步响,舌尖尖舔破小纸窗”,从一个小洞拍特写镜头,又多了一层爱的热烈而又羞涩的心理。以虚化背景的方式特写,特写更加鲜明而引人注目。特写镜头,还有俯拍,仰拍,平拍,正拍,侧拍,种种不同。仰拍一个大人的表情,也许是一个小孩的视角;俯拍桌下脚的碰触调情,也许和桌面的坦然相对形成对比;一个鼻子海拔高的男子,侧面特写也许更加给人英武之气。
       我们看山看水,看人看事,时常会把目光集中在一点,生活就是这样,所以特写镜头符合生活逻辑。一个被软禁而失去自由的人,他看窗户,窗户的特写,是人物的视角,也许他想跳窗而逃。
      而导演为了表现什么,自然有导演的视角。在缺吃少穿的年代,一个男孩挂着鼻涕,炫耀他兜中掏出的几粒花生,一个小女孩一脸的羡慕嫉妒恨,但他笑着跑着,根本没注意,这时小女孩的脸部特写显然是导演的视角,是导演想表现什么。
      其实有时我们分不清这两种区别。鲁迅的《阿Q正传》中,阿Q饿了,看馒头,看竹笋,看萝卜,那馒头竹笋萝卜的特写镜头是人物视角,也是导演的视角吧。如果一个镜头,同时也是观众最想看到的,那就也是观众视角了。
      用好特写镜头,往往和生活积淀、文化学养和艺术造诣有关。比如同是眼睛的特写,我们要明白仰视的高傲,垂目的沮丧,斜视的睥睨,正视的青睐。同是手势的特写,摊开双手的无奈,搓手动作的紧张,手挠后脑勺的尴尬,捻着小指的漠视,捋着辫梢的羞涩,等等。而这些要用的富有艺术性,那是需要艺术造诣达到一定的高度的。
       厚积薄发,正是人们所悟的概括。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