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短篇小说
本栏所称的短篇小说,一般指不超过5000字的小说。其基本特征是篇幅短小,情节简洁,人物集中,结构精巧。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马大嫂收徒(小说)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679        作者:张克刚        发布:张克刚        首发时间:2016-10-30 20:58:26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马大嫂收徒(小说)
                      张克刚
题记:马大嫂和“冷美人”她们是反贴的门神,见面就骂的冤家,最终竟然成为人人点赞,比翼双飞的师徒,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八年前,“冷美人”一听到马大嫂喋喋不休的唠叨,立即就火冒三丈,什么东西,还说我,不就是一个“义务安全员”吗?老娘不吃这一套。可不管“冷美人”怎么说,怎么骂,马大嫂就是不生气,还非要把话说完不可。这点是“冷美人”最头痛的事。
“冷美人”本名叫吴梅花,人长的漂亮,穿着又华丽,成天扳着脸,仿佛有人欠了她的钱似的,大家偷偷地叫她“冷美人”。
大家一见到“冷美人”,都躲着走,生怕招来什么不自在,更别说有人敢说她点什么了,就是车间、公司里也没有几个人敢说她。公司的经理、书记都是她爸爸手下的兵,公司好几个有权的科室长是她妈的学生,分公司、书记又都是她哥的同学。要说,这些也并不算什么,谁没有几个同学、老乡、战友和朋友呢?可关键是她的爸爸和哥哥是一个厅局级的领导,还都很有实权。你说,下面直属单位的头头们,谁愿意失去一个这么好接近上层领导,能够快一点进步的好机会呢?
她刚分到公司,就有几个科室和分公司的头头们,都找到公司领导想要她。公司的经理和书记一商量,就把她安排到公司办公室,工作体面,有实权,能够得到许多出差的机会(说是出差,其实也就是游山玩水),还能够隔三差五的陪领导下基层,进馆子。那可是多少人做梦都想去的好地方。说是在办公室,并没有给她安排什么实际的事。就这她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成天带着她那帮哥们姐们游山玩水到处转,经常去办公室指定的饭馆吃喝玩乐。大家对她意见很大,可谁也不敢去说她。办公室主任王斌实在看不下去了,提醒她注意点……。话还没有说完,她拿起开水瓶就向王斌的头上砸去,骂道你算老几,老娘的事你也想管。说来也该王斌倒霉,她昨天晚上来麻将输了不少,正在气头上,主任王斌一说她,她的火嗍的一下子窜了起来。王斌头上逢了七针,加上开水烫伤,住了20几天的院。出院后,王斌找到经理、书记,说什么也要调到别的单位去。办公室的人也都找到领导要下基层去。就连原来要求要她的几个科室和分公司,也不再提想要她的事了,都可意的回避这件事。公司领导一看,把她放在机关,她早晚都要弄出点什么事来,反而不美。是的,就办公室王斌主任被打伤烫伤一事,也确实让公司的经理和书记忙乎一阵子了。
王斌家就是当地的,他住院后,他家里来了许多人,找到公司,要他们把打人者交出来,非让公司给个说法不可。王斌在市里公检法系统的几个同学听说后,开着警车来了,非要拘留吴梅花。这事要是在油田,或许她能够摆得平。可这牵扯到地方,这事就麻烦了。再说,她“冷美人”那见过这阵仗,她真的感到了害怕。
一个多月来,公司经理和书记忙里忙外,忙的团团转。陪吃陪喝陪笑脸不说,公司的书记和经理还要分头的找地方领导、油田领导,双方家人进行沟通。最后双方达成了初步的谅解,由公司出面对王斌主任受伤一事进行赔偿1.5万元,并为王斌主任办理调离的事。王斌还真是因祸得福,他不单调到了他早就想去的油田住京办事处,还提为副主任(副处级),也算是双喜临门啊,王斌和他的家人当然也不会再追究这事了。
在机关,别人都像躲瘟神似的躲着吴梅花,她也感到了没有意思,她也想换一个单位。可别的科室和下面的机关都不敢要她,公司领导也是没有办法,才把他“发配”到车间,说起来也算是公司对吴梅花打人一事的“处理”吧,也好平息一下人们的愤怒和怨愤。你想,要不是王斌主任这件事,
“冷美人”她愿意这么老实的同意到车间去吗?
其实,车间也不想要这样的“人物”,要不是公司压着车间没有办法,谁愿意把她放在身边,她就像一个随时都可能引爆的火药筒,说不定什么时间就把单位和周围的人炸的一塌糊涂。最后,公司劳资上说,只把她的工资关系放在车间,工资奖金拿公司的平均数,不占车间的编制。说实话,她下车间也就是做作样子,只不过是把的工资关系从机关转到车间而已。可她吵着说为什么不给她安排具体的工作。车间没有办法,临时给她安排了个材料员的岗位。也就是拿着材料库房的钥匙,谁要什么材料了给开下门。说实话,车间就没有材料员岗位的定员,钥匙一直在车间,谁需要什么东西了,都是值班领导开库房拿东西的。说让她管库房,只不过说起来好听一些罢了。就她那三天打鱼二天晒网的,大家根本就没有指望上她干什么,她就是成年不来车间,大家也不会有意见。谁都知道她惹不起,谁也不想去招惹她,只要她不给车间惹事,别在逮谁骂谁给谁脸色看,就阿弥陀佛了。
“冷美人”没有事就喜欢到车间里去看大家干活,她很随意地披着长发,穿着长裙,戴着墨镜,一副领导视察的派头。谁也不愿走进她,生怕招来什么事,听到什么难听的叫骂。大家只要一看到“冷美人”进车间,总找种种借口停下手里的活休息。惟有马大嫂例外,只要一看到她进车间,就赶紧的赶过去不让她进车间,对她说,进作业场地,必须要“两穿三戴”了,否则,就不要进车间工作区。为这事,马大嫂没有少挨“冷美人”指着鼻子的骂,要是换了别人,肯定再也不会管这些事了,可偏偏遇上了马大嫂这个自讨没趣的实心眼,好似专门盯上了“冷美人”一样。虽说,“冷美人”骂的比较难听,可马大嫂就是不生气,也不还嘴,非要把她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不可。这点,是“冷美人”感到最没有面子的事,从来还没有人敢这样的顶撞她,使她有点下不来台,太丢面子了。别看“冷美人”嘴上骂的厉害,遇到马大嫂这样,几乎有点二百五的对手,她自己的心里,多少有点虚,无形中已有了三分的惧怕。
马大嫂本姓李,叫翠花,她的家就是附近李营的,她只上了三年的学,后来油田在这里会战时,她认识了当时在她们村旁打井的石马连山,不久她们就结婚了。婚后,马连山在钻井队工作,天南海北的在野外跑。一年也就那1个月的探亲假,家里的大大小小一大摊子事,根本就望不上他,都是李翠花一个人搭理。伺候老人,照护孩子,喂猪养鸡,洗衣做饭,还要种菜,这些事就够她忙乎的了。好在她家里的堂兄妹多,时不时的有人来搭把手,日子过的也还顺心。每次马连山回来探亲时,总要请那些堂兄妹们来喝上两场,表示对他们的感谢!要说难,也就是她那几亩地收种时,大家都在抢节气,都在忙。逢马连山在家时还好一点,如果赶上他在钻井队忙,不能够回来时,李翠花就做大难了。
马连山找人托关系,好不容易把李翠花她们弄到了油田。虽说是在农场,还是种地,条件好多了,孩子上学也方便了许多。再说,马连山还能够趁回后勤办事的机会,顺便回家看看,住上一晚。可好景不长,马连山在一次井喷事故中不幸殉职,李翠花接了班。当时,公司领导考虑到她年龄偏大,又没有什么文化,又带着两个10多岁的孩子,安排她在公司看大门,只让她看白天的大门,其实,白天大家都在上班,人来人往的,门根本就用不看,主要是晚上的门。她说:那太闲,没事干,非要去井控车间不可。她要弄个明白不可,好好的封井器为什么就关不住了。要是老马他们队哪次的封井器管用,他们也用不着强行下钻压井了,也就不会发生事故,老马也就不会死。是的,要不是发生这种危机的事,他,一个分管设备的副队长,是用不着上井架的。其实,马连山并不是没有戴安全带从井架上掉下来的,而是为了抢救已悬挂在井架上的井架工小刘,而被游过来的钻铤给挤死的。可李翠花总是说:老马没有戴安全带,是从井架上掉下来的。
她到车间后,并没有适合她的工作,只是打打杂,就这她一天到头闲不住,谁要是不按操作规程作业,不“两穿三戴”,她就要说,要管。于是,大家都叫她班组“义务安全员”,她听了不但不气,反而眼睛红红的说,我家老马,当时要是戴上安全带,也不会从井架上掉下来,也不至于送命。她的话不多,却沉甸甸的。大家也不愿听到她再说起老马来,也都慢慢地按照操作规程作业,干活时也都穿戴整齐,尽量不让马大嫂提起她那伤心的事来。
说来也怪,只要马大嫂在车间,“冷美人”就不进车间工房。
那天,“冷美人”看马大嫂不在车间,便又溜进了车间。她站在那里看清洗和吊装封井器。谁也没有注意“冷美人”什么时间进了工房,都认为有马大嫂在车间,“冷美人”不敢来了。当吊装的封井器快要经过“冷美人”身边时,行车工才突然发现了“冷美人”,紧急停行车,吊装封井器在重力的作用下,势必要向“冷美人”游过去碰着人,不停行车,吊的封井器要扫住“冷美人”的半边身过去。急的行车工不停的按铃、大喊。在机声轰鸣的车间内,“冷美人”根本听不到,也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逼近。行车工不得不紧急刹车,一个封井器,十几吨重,在惯性力的作用下,向“冷美人”飞来;周围的人们都惊呼着,可看的正入迷的“冷美人”,根本就没有意思到死亡的危险正在向她逼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刚刚走进车间大门的马大嫂,飞身向“冷美人”扑去。突然倒地的“冷美人”
起身刚要骂人,看见身上趴着马大嫂,和马大嫂脚旁的封井器,还有那一大滩鲜红的血,她一切都明白了。
她抱起瘦小的马大嫂,发疯似的向医院跑去。车间里其他的人们,紧紧地跟在“冷美人”的后面,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平时看起来文弱的“冷美人”那来这么大的劲。
马大嫂多处擦伤,小腿骨折。在马大嫂住院和休息期间,“冷美人”一直在护理着马大嫂,也不让车间里其他的人替换她。她的心里已经认可了马大嫂,她开口管马大嫂叫起了李姐。开始给马大嫂洗衣做饭,接送学生,弄得马大嫂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冷美人”笑着说:你是我姐,帮你干点什么不是应该的吗?
马大嫂听说上面要对吴梅花进行处理和通报时,马大嫂多次的找到公司的安全部门和车间的领导,不要给小吴什么通报处分了,还说是她的错,要是她一直在车间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不就是骨头断了吗?接上休息一段时间不就好了。小吴还年青,还是一个姑娘家,只要她改了,比什么都强。你们不是常说:要以人为本吗?也不要死扣什么条条框框了。我保证她一定能够学好.......。人们怀疑马大嫂这么肯定的大包大揽这事,只不过是吹牛罢了。也并没有真的当成一回事,可如果不答应马大嫂,就她那二百五似的三天两头的来找你,也真够头疼的了。这真有点让公司和安全部门的领导们苦笑不得。说实话,他们也不想处理呀,不处理对职工也不好交代的,以后的安全工作还怎么抓,处理吧,心里总觉得有点不情愿,也不好意思。马大嫂这么一闹,正好给左右为难的公司领导和安全部门一个梯子。这顺水人情,合乐而不为呢?
这件事,对吴梅花的触动很大,她想想真是自己有点太不讲理了,人家马大嫂何苦呢,不说你不行吗?自己平时经常骂人家,关键的时候还是人家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救自己。甚至不让上报事故和对她的处理。自己在不学好,还是一个人吗?再说了,也不能够总是让人们瞧不起自己,说自己是靠家里的关系,是一个好看不中用的花瓶,是一个带刺的野玫瑰。自己非要争这口气不可,也让那些看到自己不顺眼的人们瞧瞧,我吴梅花也不是一个“孬种”……。
从此,“冷美人”不在“冷”了。不在板着脸,不在骂人了,也有了笑脸。她变得爱学习,也关心车间的事起来。她还粘着马大嫂,非让马大嫂收她为徒不可。突然间,她这一百八十度的变化,谁也没有想到。马大嫂笑着答应了,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马大嫂把自己这么多年总结的经验和心得体会,一股脑的都传给了“冷美人”。从此,她们师徒二人,相互学习交流如何当好车间的“义务安全监督员”。车间有了这两个铁面的安全监督员,他们连续六年都是公司的安全先进单位,三年局的安全先进单位。
今年,在局里举办的“安全在我心中”的演讲比赛中,马大嫂和“冷美人”师徒二人取得了演讲比赛团体第二名。“冷美人”还摘取得了演讲比赛个人第一名的桂冠。
现在,没有人喊她“冷美人”了,她已经不在冷了。大家也不在躲避她了,“冷美人”也有了笑声。车间有活时,她总是穿戴整齐的凑上去看、去学,去干,去监督现场作业中的安全。闲暇时,她还会讲一些笑话。工作中,只要她看到你有不讲安全的地方,她可不管你是谁,她都能够让你尝尝她那火辣辣“刺玫瑰”的厉害。
当初,那些不想要她的那些人有点后悔了,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她竟然还是个宝呢?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吴梅花这个浑身长刺的“野马”,怎么竟会被看似有点“二百五”的马大嫂给降伏并训练成了一匹千里宝马?这其中的奥秘,他们至今也没有搞明白。
作者:张克刚   单位:河南石油钻井工程公司
邮政编码:473132     联系电话:13569229248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1   条】
推荐理由:
多角度刻画人物,个性特征突出!
李宣章
文章评论
李宣章 评论 (评论时间2016-11-2 16:07:58)  
人物心理活动刻画很有特点,个性突出!欣赏!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