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再说“东北风”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1404        作者:醉玉如雪        发布:醉玉如雪        首发时间:2011-8-7 14:59:16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从未想过要为一本杂志写两篇文,这让我无法理解,又不得不让我跟着感觉走。
    几天前那个燥热的午后,外地一位文友给我打来电话:“你在哪呢?”
    “我在班上啊!”我很纳闷。
    “你怎么还不过来呢?”对方也很纳闷。
    “过哪去?”我搞不懂了。
    “沈阳啊!《东北风》的文学笔会呀,你也是获奖作者!我都看到你的名字
    了!”
    我听了,非常高兴,虽然没能让自己的作品保持年年获奖,但我的文字却是年年都被录用的。
    “可你们已经报到了,我怎么还不知道信啊!”放下电话,几经周折,我找到了承办杂志的相关领导。
    “谁把这信息告诉你的?你说出来!”没想到,领导非常生气,好像我不该询问这件事,我更搞不懂了,我一个获奖作者,连打听询问的资格都没有了?但看领导那架势,我要胆敢说出是谁告诉的我,定有日后被打击被报复甚至被绳之以法的可能。
    我不过想要一个答案,怎么会如此!
    “你好好问问,是谁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文件上看到你名字了!”领导还是不依不饶,好像我的过错不仅仅是一个探寻的电话,更有我不该问也不应该知道的行业机密,难道,这活动即便与我没关也不许问吗。
    我也是党员,即便这杂志不是党的内部资料,也总不该如此;换个角度想,我是在岗职工,针对这样一件与我有关的事问问总还可以吧;再退一步,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资格!
    我很愤慨,并在通话没结束前把我的态度给升级为抗衡和对峙。
    我把电话回拨给我的文友,朋友说没错啊,是有你的名字,还把活动通知给我完整地念了一遍,我明白了,在我,因为通知上的“获奖代表”,我去还是不去,不在我是否得奖,而在于领导的一句话,因为,那几个字既可以让我成为“代表”也可以让我无法代表。这早就是见怪不怪的常理和常规了。在领导,这活动不参加不行,不参加就不能将可得的利益变成名正言顺;在作者,即便是获奖作者,也是可有可无可去可不去,即使谁有幸成为活动中的红花或绿叶,也不过是些些许许的点缀。
    不禁想起编辑某一期的《东北风》时,当我面对各单位的评分回执,还没来得及将作者得分进行汇总,间接的某位“领导”就将全部文档要去并对排名顺序进行了“善意”的更改,理由是要顾全大局,因为,评选结果有些出乎意料,有的单位作品没人获奖,有的单位获奖人数又“太多”,皆大欢喜才有利于活动的开展和展开。只是如此随心所欲的进行删减后,间接领导怕我一介写字为文之人因为过于追求知书达理而形成可怕的迂腐与不谙世事,便不放心地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说出去!千万不要说出去!好像说出去,不是对方完了,而是我活不成。
    可究竟不要对谁说呢?我还真有些搞不懂,是对创办杂志的上级领导?还是对辛勤付出的投稿作者?抑或是最不应该知道真相的获奖作者们?虽然他们中不乏幸运者,但我不说,不证明我就会忘记。
    而每每评选结果出来后,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这次,又是谁被潜了规则还是谁送进暗箱被操作了。
    结果总会有人知道!
    因为,杂志离不开也不可能离开的除了人还是人。

    回家的路上,我给一位无话不说的朋友打去电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仔细叙说了一回,我说我要写一篇关于《东北风》的文章,因为牵扯到我不忍心牵扯的人而有些顾虑,朋友并没有阻止我,而是对我说:你要写自然有你要写的理由和道理。
    我很欣慰,因为,即便我去参加了我确实期盼的文学笔会,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寥寥无几的作者在一大堆的领导面前和身后,虽没有聊若星辰,谈的说的还是某些不尽如人意的不公平和不认可,毕竟,谁又能保证自己年年幸运呢,不能,这才理解,为什么每次都有人毫不避讳地说出要隐退要不参加,即便是文字了得的获奖作者,即便是有人好言相劝。

    快结束通话时,朋友突然改口道:“这样的小事就随它去吧,没必要大动干戈!”
    我知道朋友怕我引火烧身,我倒是觉得,一篇文章如果能够变成火焰,我不怕那热度,相反,我倒庆幸自己在事实面前没有失去想说真话的勇气和敢于说真话的胆量。
    不行!我不能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将这事儿就这么轻易地给放下。我义正言辞并斩钉截铁。
    不行,是因为我知道这本杂志从无到有的整个流程,把真相说出来,不仅是我应有的心态,也是我必须要有的态度,因为,就在头一天参加的市文友聚会时我还在坦言:写好文字的最好方法是先学好怎么做人。
    如果有一天我能麻木到对任何真相的揭露都无动于衷或被动到迟钝木讷,我想,我手中的笔和纸就应该永远地放下了。我之所以喜爱文字,就是因为它不虚伪。

    晚上,打开电脑,见曾经也是《东北风》的获奖作者正QQ在线,便问今年为什么不参加。
    忙忘了!
    我很意外这回答,难道,一向被我们大家都认同的杂志失去了它原有的魅力和吸引力吗?末了,对方不无遗憾地对我说:这杂志有点脱离群众了并和创刊的初衷发生分歧了。
    是的,的确如此!
    如果评选结果真能尊重过程繁琐又麻烦的“背靠背”,过后的随意篡改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各单位的相关领导确实将这样一件关乎史料记载的文字功业给认真对待,怎么会出现评选结果即将截止的最后时刻才派人将十几万字的一百多篇作品给匆匆掠过。
    一挥而就不是写字写文,而是一种肯定不会公正的识别和判断,这是对作者对杂志的不尊重更是对作者和对杂志的一种亵渎。因为,没有广大的作者投稿就无法有《东北风》一年一度的花开花落;没有广大的作者投稿也不会有各单位的领导们聚首采风时的惬意和金钱所得,而我更在乎的,不仅仅是一本杂志的质量,更有与杂志有关的所谓“公平”。 虽然我明白也懂得水至清无鱼,但我真的再无法对这样一种杂志怀揣敬畏和喜爱之情。
    写作的辛苦得不到应有的认可,荣誉和金钱却成为文字以外很多人处心积虑的索要和所获。想起我曾热心帮领过的一位初学写作者,因为其对《东北风》的无限神往,也因为我的一向为人处世,几乎做到了手把手地教,到头来,换得的却是对方功成名就后我就在身边却能做到无视于我的存在,因为,其身前身后有着更多比我有用之人需要眼里有、口里有、心里更有,这时,其人的一切行动都要遵从利益的驱使和人际交往的良好机缘。
    我能理解,但我永远无法谅解。
    世间总有这样的细节,对权势的顶礼膜拜和对更高“境界”的贪婪追求,将原本美好的愿望给击打得粉粉碎碎,并再无修补完好的可能,虽然索要回报是一种错误,但不要回报就真的脱俗吗,我不相信。就像某位领导因为对我作品评判不公后对我的规劝那样:“咱不差钱!”
    “我差,因为价格体现了价值!你能说获得五百元奖金的作品会比我得到一百元奖励的作品还差吗?”我摆脱不了凡人的凡心凡念。

    想到即将与这样一本已经追随了整整六年的杂志说再不见的言辞,有些不舍,又实属无奈,虽然它让我跟着它一路成长到今天,早有很多很多的获得。或许有一天,它还能像它最初时的那般模样,带着我所熟悉的质朴和纯洁,在电力职工的手中被欢喜地捧读,被小心地珍藏,被无比地热爱。如果那样,我还会一如从前地将一期又一期的厚重文字,给陆陆续续地摆放到我的书柜里。偶尔,闲暇之余,取出一本,静静的,让时光在某一张纸页上停留。

    “当文学的殿堂距离我们不再遥远,当放飞梦想的过程变得更加简单,我深知,是《东北风》这本属于我们自己的杂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书写理想和心声的平台。”
    “这是怎样的浪漫,在相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以同样的情怀,书写不同的文章。白纸黑字地一行行,字字珠玑地一句句,情怀未泯在一阵清风里,或思索、或徜徉,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以一种共同的形式流于笔端。”

    “一年一次的文字交流。”
    “一年一次的才思聚首。”

    “这便是一本叫《东北风》的文字所能给予你的,也能够给予你的,更是可以给予你的——精神食粮。”

    打开第三期和第四期《东北风》就能看到的刊首寄语,让我再次想起写下它们时的心情,感激和感慨,变成无数飞花和落叶,在我眼前不停地旋舞、升腾……
    人间没有不散的宴席,迟早要说再见,虽不情愿也是一种必然。因为,曾经的人和事,都已经在冥冥之中有了最好的安排。
    过程,总要好过结局。
    只是,好的创意和好的决策也要有好的执行者,不然,再好的文字,也会泥牛入海,再不好的“作品”,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8   条】
推荐理由:
无语。直接推荐。
幸福群岛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2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1-8-14 21:41:04
文章评论
南南4433 评论 (评论时间2013-10-10 22:42:20)  
世间事太多无奈,可又抛不开,必竟这是你所爰.没什么,明年开个漫山遍野,晃得他们眼都睁不开.
廉戈 评论 (评论时间2011-8-8 20:54:30)  
请记住,有的领导其能力和心胸剩下的只是玩弄权力和冲天的嫉妒了。一 个询问就能让领导大为肝火,可见其领导之水平了。
疏景晚香 评论 (评论时间2011-8-8 17:27:41)  
一篇文章如果能够变成火焰,我不怕那热度,相反,我倒庆幸自己在事实面前没有失去想说真话的勇气和胆量。
疏景晚香 评论 (评论时间2011-8-8 17:19:24)  

文如其人,敢于坦言心声,敢于直面善于潜规则,暗箱里操作的权威!为醉玉如雪的真纯,一个真正的文人喝彩!

幸福群岛 评论 (评论时间2011-8-7 18:08:19)  
感激和感慨,变成无数飞花和落叶,在我眼前不停地旋舞、升腾……
    人间没有不散的宴席,迟早要说再见,虽不情愿也是一种必然。因为,曾经的人和事,都已经在冥冥之中有了最好的安排。
    过程,总要好过结局。
    只是,好的创意和好的决策也要有好的执行者,不然,再好的文字,也会泥牛入海,再不好的作品,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