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生命笔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723        作者:飘飘逸尘        发布:飘飘逸尘        首发时间:2011-1-1 15:43:26
关键词:飘飘逸尘 养心斋 生活 笔记
编语:
  梦中的池塘
  
  童年是一本书,彩色的封面上缀满嫩嫩的青草、飘飞的薄公英和五彩缤纷的虹霞。
  书的扉页就是那口池塘了,二十亩地大小,不圆不方呈很自由的形状。池塘里,夏天挤满的绿的菱,荷叶荷花总是把头伸出水面,圆圆的荷叶面上有两眼圆鼓的青蛙、亮晶晶的水珠和随荷摇摆而舞的蜻蜒。冬季,荷塘上结厚厚的冰,有白有青,成群的孩子轻松自如的冰上滑翔。荷塘四周,春天有柳絮扬,秋日有芦絮飞。
  挤进都市,夹在砖墙瓦缝、人情冷暖无常之中,头不沾天,脚不着地,紧张抑压之中,就是翻童年这本书,看“牧童驱犊返”、“红掌拨清波”的图画,听隔壁陈家妹妹拌家家的稚声童话。尤在红尘滚滚中紧绷心弦的余瑕,爱泊在这书的扉页,便渴盼着再有机会飘到故乡,返回童年,头戴真正的草帽(有时是用柳条编制的),手持细长的竹竿,竹竿上缠着软亮的呢绒线,线上穿大头针弯成的钓钩,坐在池塘边垂钓。那群童年的小伙伴还站在身边,第一次草鱼咬勾都有人惊叫,第一条鲤鱼出水,都能招来一阵雀跃吹呼。可惜,故乡远在千里这外,而我已过而立之年,那口池塘,那和池塘紧紧联在一起的许多故事,只有梦中能见了。但童年这本童话,我总没有放下。
  今年暑假,终有闲逸,携妻带女回故乡探望老母。一路上,那口池塘总在我梦中一闪再闪,又是荷叶摆舞荷花开的季节,池塘面上,应是菱叶遮绿水、荷花向天歌吧。就在这回忆与瑕想中,故乡已遥遥在望了,我的心一下收紧许多,完全无了“青春作伴好还乡”的诗情与飘逸。
  从车上下来,走过一华里的乡间泥路,未进家门,那池塘便扑进了眼帘,扑进眼帘就让心惊心凉心悸。哪还有荷叶,哪还有绿菱,被四周村庄侵蚀过的池塘消瘦了许多,清瘦的塘中,水不再是童年的那份消亮,稍显得浑蚀,一些不知名的杂草根扎在水中,头伸出水面,塘中飘浮着用过的药水瓶,垃圾袋,一丝淡淡的惺臭,让我心顿时不安、燥热起来,池塘四周,不要说垂钓的孩子,就连鸡、鸭、猪、牛爱到池塘觅食饮水的动物也廖谬难见了。
  “这池塘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喃喃自语,多少有些忧郁和神伤。
  在家中呆了三日,白天少有人过门聊天,那些童年的伙伴都在匆匆为生计奔忙。晚上,晒场上也不见躲猫、伴家家和做其他游戏的孩子。偶尔有读书的声音传来进我的耳中。第四日,我怎么也不能再待下去了,忙忙去收拾东西,告别老母,踏上回归都市的行程,一路上,头脑不再有童年的那本书,而始终萦绕一个疑问:
  “为什么社会发展的越快,人类离自然却越远;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而快乐为什么越来越少呢。”
  
  从长眠中醒来
  
  1997年9月13日,我所在的公司的一页任免决定象一支强烈的麻醉剂,注入我的神经中枢,指挥台失控,我的诗人灵感介入冬眠状态,才情一天天枯萎。
  接受这样的麻醉后,我整个人就象一台机器,不分白天黑夜为一道接一道无休止的命令转动。尽管大脑也在思考,也在思索,但那些都是和激情永不能相容的冷漠与理性。
  因为忙,我遗失了灵敏的嗅觉和听觉,大自然那些波涌壮阔、让许多英雄才女回肠荡气的杰作,象过往云烟样在我眼中漠然掠过,我不知道草在田野中绿着,花在公园里开着,少男少女们在梦里追逐着。甚至闻不春天的芳香,感受不到夏天的火热,还有秋天的醇香,我已经是根轴承,只在一种僵死固定的位置上,日复一日的重复一些老话。
  我已经无瑕发现,大自然中的美,蓝天下白云悠悠,掠过自由的精灵天马行空,深山中遮鸪声声,映衬大森林的无限寂静,长虹落地,搭起牛郎织女相往的天桥,我更无力发掘生活中的真谛,孩子微笑中流露出的天真,老人颌首中包含的善良,红透的萍果中蕴隐着春天的滋润和夏天的温暖,在我生活中,生命只有一种色彩。
  我白天黑夜的心弦都弹出振耳发溃的声响。我没有为孩子考出的好成绩骄傲,没有为妻子取得的成果自豪,甚至连成功后的满足也没有时间细细品味。我的时间被永没有止尽的操劳一点一滴的蚀尽,我的空间被滚滚红尘一丝一毫的浸蚀。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象被一根绳子牵着鼻孔的老牛,只能低头躬身去拉犁。
  我忘却了明天,朋友们也渐渐淡我而去,我不知他们快乐和烦恼,他们更烦我的世界。甚至那些曾被我称作知音、近在咫尺的花草,也让我舍在一边,我忘了他们供水施肥,她们常常一副病态、垂头丧气。我那支笔,那些白白净净等我绘画的纸张。偶有心务血涌动,再握笔时,竟发现笔重千斤,不能游刃有如,而面对纯洁的白纸,染濡灯红酒绿的双眼,竟也昏昏。
  就这样休眠了整整一年,一年之后自我总结,才惊讶身上患了如此多的顽症。再不敢怠慢自己了,舍了许多应酬,忙忙去读书,去和伟人们交流沟通。书如一剂剂灵丹,注入我的大脑,我的心灵,热血开始在脉管中暗涌,我开始想大声唱一些歌,吟一些诗句。1998年9月27日,我从冬眠中醒来,醒来就告诫自己:自此之后做一个自由的侠客,无拘无束,无怨无悔。
  
  为弱者加油
  
  为迎接国庆,公司举办了系统内的职工篮球赛,一个晚上,忙中偷闲去看了一场由本单位球队做主场的比赛,不曾想还有看球外的收获。
  和本队对垒的是一支弱小的队伍,力量对比甚是悬殊,开场不到五分钟。双方的距离即拉开二十分之多,这本是一场结局都已注定的比赛。但就在这个时候,赛场四周的观众席上,不知哪位观众高呼了一声那个弱队的队名,便有几个应和者齐喊加油,很快这种为弱队加油的声音在全场每个角落响起,形成一种震人心肺的声浪。
  受了这种氛围的感染和鼓动,弱队一方的队员很快兴奋起来,慢慢双方进入了你进一球、我回两分的拉剧战,而每当弱队投进一个球时,随之是爆烈的掌声与唱彩声。
  这场球寒的结果虽然未出多数人的预料。但赛场上观众同情弱者的举动却让我心动。由此,我就想起上初中二年级时的一件事。那时,我的数学成绩糟糕得让我自己也有些绝望,我甚至有了完全放弃这门课的打算,期中考试的时候,我的数学试卷几乎是由邻位同学代做的。到老师上课公布考试成绩的这一天,我的心忐忑不安,我没想到的是,当听到老师报出我的67分的成绩后,全班同学都为我鼓掌,更让我铭心的是老的那句话:
  “只要你努力,你会收获成功的。”
  这次考试彻底改变了我原来的想法,我开始在数学上花时间、下功夫,结果中考时,我的数学成绩在各科上得了第二。
  就像那天考试一样,看这一次比赛,更让我感受到,如果我们同情弱者而不歧视和嘲笑他,弱者就会在弱项上发奋进取,而不是自甘沉沦。另一点就是弱者绝不要以“弱”而示弱,只要他肯努力,那就能做出成绩,这成绩哪怕是一滴一点也会赢得多数人、包括强者的掌握和尊敬。
  那么,愿更多的人都加入到支持和扶助弱者的行列,也愿更多的弱者自强不息,走出弱的行列。
  
  文明的缺憾
  
  早听朋友说过,南京的玄武有小西湖的美称,总以为有些言过其实。今年八月二十四走进玄武湖公园,才确感到如此,从熙熙都市走进闲逸的山水中,顿有一种退出红尘、自由自在的轻松和愉快。
  没有苏堤、白堤,一条宽阔而平坦的水泥路,将玄武湖一分为二,东半湖平坦如镜,不时有快艇从湖上飞掠而过,艇后浪花滚卷,堤岸边涟漪阵阵。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水光敛滟晴芳好”的佳句。西半湖万顷碧叶之上粉红的荷花俏立,有芳容笑展者,更有欲语还羞者,这正於“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相合成趣,自然让人想起西湖,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快感。
  和妻子、女儿沿湖边小路徐徐慢行,看游船在湖中荡漾,听水波呢喃轻语,便点拨女儿怎样去观赏享受这湖光水色柳荫。翻过一个石拱桥后,是快艇游船的租舫,孩子坚持要到湖中泛舟,我们便租舟环岛而行。这是只木制小船,碧蓝的船身碧绿的帆布做成的遮阳棚和湖水相互辉映成趣,小船配有螺旋浆,能缓慢自行向前,只是需要游客引她到要去的地方。刚上小船,九岁的女儿坚持要当舵手,手握方向盘,撑出吃奶的力气来操纵,只可惜她不懂舵手该知晓的秘密,弄得船儿在湖中打转,逗得坐在后仓的妻子捧腹大笑,尽管我言传加之身教,她也未得要领,这也难怪,她如此的年龄,怎么知道把握方向的难度。
  船儿已缓缓绕至岛的另一面,就在我们一家玩得十分开心的时候,嗅觉比猫还要灵敏的女儿忽然惊叫:
  “爸爸,我闻到鱼腥味了。”
  “我也是。”妻子随声应和。
  “死鱼”女儿又惊叫起来,顺她手指的方向细瞧,一条条挺着白肚皮的死鱼浮在湖水上,散发出腥味。
  “快离开这里,都熏死人了。”女儿大声嚷着,双手来抢我手中的方向盘。船仍是不慌不忙地向前慢行,不时有死鱼从船两边流过,害得妻子和女儿的肠胃翻江倒海。
  浓而厚的游湖兴致,顿失怠尽,小船靠岸尚未停稳。妻和女儿便匆匆上岸,问及租妨中的管理人员,方知是湖水污染所至。
  “这么美的地方怎么会被污染呢,”我禁不住对南京的熟悉的朋友、不熟知的市民有些忿忿然。如果这湖水一尘不染,或者公园管理者能及时处理那些翻挺白肚皮的“游客”。那么,不仅这里的游人会更多,游兴也会更浓。可惜,这文明背后的一点阴影阴影,就让我得出玄武不如西湖的印像,而多少有点稍逊风骚的惋惜和遗憾。
  
  吃的断想
  
  吃乃人的本份,所谓“民以食为天”乃此理也。中国的吃文化起于何时,我未曾细细考证,但肯定源渊流长。仅“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类的诗便数不胜数,足以穿起上万年历史。不仅如此,中国人对吃研究的投入和成效,怕也是世界上其它民族望尘莫及的。除南北四大菜系,各俱风味的地方风味,林林总总,更是数以万计,一道道菜经过精工细作成了一件件巧夺天工叹为观止的艺术品。
  吃,作为一种本份,一种享受,直至一种文化,自然无可厚非,就像三、两食客,慕名厨或名菜来酒店而坐,然后细细观菜的颜面,评菜的原料,议菜的手工,品菜的风味,探菜的寓义、内涵,甚至为了什么争得面红耳赤,都能被谅解。吃,就是被当成联络情感的桥梁,类似天涯的游子回归亲朋故旧中,一边小酌一边叙念旧情;四五文友相聚明月之下,清风之中,举箸投怀间感怀人生、褒贬社会,也属常情常理。
  吃,非要吃到穷奢极移,吃到非昏昏然、飘飘然而不能罢,不肯休的分上,就有些不可思议、不可理喻、不能不令人不思而再思了。如今的吃已高高虎踞“本意”之上,世间大小事非吃不能了,人间怨情非吃不能结。大到贷款立项,小到生老病死,直吃得请吃人囊中羞涩,心中疼痛又没法不请,被请者谈吃变色,闻吃心寒又不能不去。于是人世民间便有许多民谣传说,给“吃”文化多添一只不大不小的“足”。因此而受害者,自然是平民布衣,中国的老百姓便对“吃”恨之入骨,恨得咬牙切齿。一个“吃”字已穷了国家,坏了党风,凉了百姓心中的热望。
  我家居乡村,家中贫寒,让我不能忘了父母双亲和三个兄弟为生计一年四季中脸朝土、背向天的场景,一九九二年,我有幸赴四川参加一个会议,都市的灯红酒绿,名川秀色的景色,并未让我动心,在我心中留下恪印的,倒是大巴山区不少孩子光着屁股向过客行乞,那以后,我常常这样想,在我们走向酒桌开始“金樽美酒斗十斤”、在喝得不知天高地厚仍抓着酒瓶不放时,能想到在远方还有许多这样的山区、这样的孩子吗。人的贪婪尚能宽恕,但若对弱者毫无同情之心,扶助之举,甚至见怪不怪,那她就无可救药,这样的民族,消亡也是指日的事。
  “吃”并非就此止步不前,她还在向更深处蔓延,这让我想到鲁迅先生的一句话。
  “长此下去,国将不国。”
  
  我从总统府里走过
  
  总统府是一本现装的史书,花十元门票,你便可细细阅览,感受六朝古都的皇家霸气和金粉暗香。
  真正的总统府叫熙园,园前有石制雄师两座,从它们炯炯睁怒的双目,就可想象昔日园中主人的威仪和风光,穿过木制门,滴翠的绿竹相迎,十二属相亦如十二种人,尽相展示风貌,各领风骚。最有情致的当数那幅鱼跳龙门的构图了。龙门高高,三尺鲤鱼跃跃欲试,这古朴的构思,道尽千年受苦的贫民,企盼得道升天的欲望和心态,可叹的是三尺鲤鱼,无论如何也跃不过丈高龙门。梦想,虽给人安慰,给人动力,而终究只能是梦想,她不会成真,这总让我悲悯人生。
  “熙园”之内,风景处处;每一处都浸透“汉家”欲长坐万里江山的心机,也镌刻下皇室痴男痴女的幽怨。当初洪秀全攻下南京,端坐天王府时,在熙园的小池中造刻一座不会流动的龙舟,离此舟不远是一欲腾飞的青龙,并派自己的胞妹守舟护龙。可叹天王如此的苦心,竟也未能挽住天朝短命的江山。江水滔滔,淘尽汉家多少雄心、多少败迹。相反,供天府里相思男女引颈盼望的“闲望亭”,却引得后来多少沉湎离高情别恨的男女几番哀怜、几番叹息。不尽流水尽东去,唯真情能与日月共存。
  沿环园的小路徐徐慢行,不久便进入孙中山先生临时大总统的官邸,登堂入室,处处是民国的痕迹,中山先生生前倍敢自豪的就是在他宣誓一个新时代的时候,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由此土崩瓦解,沉进历史,可国父可未曾想过,另一个王朝的专制由此拉开序幕,并从这里开始进向灭亡。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人生,灭亡和诞生相连,诞生也是灭亡的开始,就是这兴兴衰衰,延延不尽的时光,上演了交加的历史巨变。
  从熙园出来,我对人生又多了一份顿悟,红尘滚滚,时光悠悠,何须在意成与败、生与死。在得到之时,不也正是失去的开始吗?愿天下人皆明此理,好活得更洒脱,更快乐些。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4   条】
推荐理由:
娴熟的文笔、朴实的语言、敏捷的文思透着一种成熟与厚重。
雨晴
文章评论
赵凯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3 12:11:33)  
吃的断想
——这两年,我也参加过了一些宴会,看到好多高档饭菜只吃了一少半,剩下的只能倒掉。而这些山珍海味,对乡村人来说,可能一生都没见到过。这种浪费,让我感觉心痛。在日本的外甥说:那边的饭店都是每人一个餐盘,吃多少上多少,不会剩下,剩下可耻。而我们国人的心态,是吃光了不剩下就不好看。
玉颜冰心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3 0:17:42)  
每欣赏先生的大作,总是被其中真纯的情感所打动,被其中隐蕴的厚重的哲理所折服。

祝先生新年快乐!
雨晴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 22:14:56)  

读着先生的文章,这朴实的文笔中感受一种孝心(探母)、一种善良(对污染的感怀)、一种怀旧(梦中池塘)、一种谦虚和淡泊的心智。问好先生!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 0:08:40)  
呵呵,每次评先生文章都是几篇连在一起的,秋子评着评着就有点气短,越发地认识到自己的懒惰了!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