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短篇小说
本栏所称的短篇小说,一般指不超过5000字的小说。其基本特征是篇幅短小,情节简洁,人物集中,结构精巧。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暂 无
主编寄语:朋友,欢迎关注本频道,还犹豫什么?请让你的键盘,借助你的才华,在这里倾诉你的心灵吧!
本版顾问: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小说故事  >>  短篇小说
晴空的夜晚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726        作者:龙潭燕        发布:龙潭燕        首发时间:2018-12-06 06:43:53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续上篇

    这是个晴空的夜晚


这时已经快过夜班开饭时间了,指导员把我交给班长,班长让我去食堂吃饭,我有些着急,心里又憋着火,骑上自行车快速冲向食堂。

食堂前面是一片开阔地,谁知我上班路过这时还是平坦的路,这段时间就挖了一个埋电线杆的坑,我也不知道自行车前轮骑了进去,我就来了一个大滚翻,从车上翻到前面的路上,好在路上有刚挖出的新土,我也没摔怎么样,刚摔时有点晕,只是感觉左侧脸上有些火辣的疼,在地上躺了一会就好了,赶紧起来,活动一下胳膊腿,并无大碍。

这可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一个跟头摔得怨,也没法去食堂了,反正也吃不下,索性就不去了。但是我忽略了一个细节,没人看见这个笑话,也没人给我证明。

回到车间,班长见到我的样子,很吃惊,看到我脸上有伤,身上沾土。便一再追问跟谁打架了,为了什么?那意思就又是与丢失的军品有关,非要我说清楚不可!。

时间过得很快,和班长打了一个多小时的嘴仗,也没说清,没有办法,我只得领着班长去找那个坑,说来巧了,那些挖坑的人,挖完坑去吃饭,便把我摔进去。我走后他们回来把电线杆埋好就下班了。等我把班长领到地方,已经没有坑了,路也扫得干干净净,真是又一次让我有嘴说不清!班长咬定我不是一个人做的案。我脸上有伤,身上有土,又没法否认,只有耍赖了。

班长一遍遍做我的思想工作,不说那个人是谁也行,只要把产品件归还就行。一直到深夜,指导员临走,告诉班长,只要把拿走的产品件归还,车间就决定不再追究了。可我就是怨那。我在车间会议室硬板凳上躺倒天亮,班长给我送来了早餐,领导们停止了我的工作,轮番找我谈了一天,可我没有哇,给我讲再多的道理,我也拿不出来呀!这次真的把我逼急了,我第一次跟班长急眼了,“没拿!我就是没拿!你们爱咋咋地!”

在那个抓阶级斗争的年月,很多人都想找个阶级敌人玩玩,好容易出了一个,怎能放过,如果我真是一个破坏生产的阶级敌人,非但不能在军工厂工作,必须进监狱。可我还是很侥幸,可能是没有找到赃物,也可能是车间领导怕被追究责任,此事就压下了,没有上报交保卫部门。虽然我也察觉所住的独身宿舍遭到搜查,但什么也没找到,也没把我怎么样,可是黑锅我是背上了,看到我脸上的伤,以为被拷打了,工友们背后指指点点,让我很没面子,第一次感觉人言可畏,在车间没人敢跟我说话,第一次被人孤立。

 

 

我的班长薛为范是个农民当兵转业被分配到军工厂,为人坦率热忱,与我都住独身宿舍,相隔两个房间,我家在市内,他家在很远的农村,

这次我不知是该恨他还是爱他,反正我知道他一心想抓那个破坏生产的人。对我大施威胁恐吓哄骗各种手段。指导员即威严又装好人。

虽然没有继续关我,对我这个上进心很强的人,遭到的打击还是很大的。最可恨得是有嘴说不清,正如班长所说,如果是我办案,第一嫌疑人也是我自己。真让我体会了遭陷害的滋味,我晚上睡不着觉,白天无精打采。无人理我。我也懒得搭理别人。

 

所幸薛班长是个负责的人,两个星期后,这件事情终于又被他找到了线索。

事情恰巧发生在他自己的独身宿舍,他跟车间领导们搜查了他自己的独身宿舍房间,从他的室友哪里找到了丢失的军品。怎样审查我不清楚,只知道那室友供认这件事是他自己所为,他也穿一双与我一样的塑料凉鞋,后来听说在查脚印,就把那双鞋扔了。但偷盗的军品没舍得扔,藏了起来。过些日子,看见事态平静了,拿出来进行改造制作,才被薛班长发现。

那天晚上他在吃完晚饭就没回宿舍,一直在工房外面等到我们下班走后才行的窃。得手后也没敢直接拿回宿舍,藏在工房外的树林里。那天晚上很晚才回宿舍,只是说去会女朋友了,因此也没引起薛班长的注意。这些事都是后来听班长说的。

重要的是那天的窗子确实是插了插关的,但小气窗挂钩没挂,我关窗时也没注意,他是从小气窗伸进手来拉开窗扇的插关,进入室内的。这样就造成了我是偷盗者的假象,除了没有赃物外,一切不利条件都指向我。

那天傍下班时,班长陪着他的室友来给我道歉,我不知怎么了,一下子就蒙圈了,脑袋一片空白。班长说此事与我无关,他室友简单的向我道了歉就走了。我又气又恨,是车间领导把一切矛头都指向我的,他们为什么不来道歉!可当时太年轻,敢怒不敢言哪!

那天是一个很少见的晴空,我抬头望了望哪漫天眨眼的星星,它们也在笑话我这段倒霉的奇遇。

 

2018.11.30於幸福里竹屋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1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8-12-06 06:47:00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