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奶奶和大枣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1086        作者:苦芦小筑        发布:苦芦小筑        首发时间:2011-1-23 21:05:43
关键词:苦芦小筑
编语: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越来越逼近不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都穿梭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眼中望见的都是那些残缺不全的晦暗的天空,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忽然就和自己一般高了,让自己忽然无所适从,总之不知道原因的莫名就会想起母亲门前那株老枣树,还有枣树下永远忙碌的奶奶。
    我的家乡在大辽河西岸的一个小农村,名字据说还是李龙石给起的叫岗毗岭,可惜从我出生我就没有见过山或者岭,满目的全是茫茫的玉米地还有岸边那些丛生的芦苇。我的家紧挨着护河大堤,三间瓦房被圈在红砖的一个小院子里,院子里有苹果树,山楂树,樱桃树,桃树,葡萄树,每逢春暖花开的时候,梁间的小燕子就会穿梭于蓝天和那些开满了粉花白花的树之间。我家的枣树有三棵,听爷爷说是因为爸爸小的时候总是去别人家要枣子吃,于是爷爷就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种了三棵,所以这三棵树和爸爸差五岁,和我相差二十九岁。我对这三棵沧桑的老枣树很好奇,总是在它开满黄色的小花的时候在树底下来回仰望,有的时候还要抱着其中最粗的那棵枣树转圈,那个时候的我年纪小,还不能分清植物和人的本质区别,只是知道枣树长大了就会伸出黝黑色的枝杈,还会唇裂它那并不美观的树干,还要忍受杨剌子的噬咬。因为看见了丑陋的枣树,我就不想长大了,很怕长大了变成和枣树一样丑陋的姑娘。
    季节的变化让枣树从干枯的枝干发出嫩嫩的绿芽到长出满山的亮亮的树叶,到开满黄色的小花,到结出青涩的颗颗小枣,到了那个时候,我便不再幻想自己要不要长大的事情了,我每天都去树下张望,盼望枣子快点长大,快点红。一阵阵的雨水过后,奶奶就会笑逐颜开的和我说今年的枣子一定不错,旱瓜涝枣啊。奶奶是典型的北方女人,大脚板,在奶奶的年龄中国女人的三寸金莲还被包裹在小小的鞋子中,奶奶是在草原长大的,是牧马女,所以奶奶不裹小脚,而奶奶的个子很高,即使到了老年也没有佝偻腰,而奶奶的牙齿更厉害,直到奶奶八十五岁去世,奶奶的牙齿还没有掉过一颗。在我小的时候,奶奶就是雨中的雨伞,烈日中的阴凉。每逢下半晌,奶奶忙完院子里的杂活,总会搬起一个小板凳,拿出爸爸开处方的废单子,在上面教我画枣树,还有枣花。奶奶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但是奶奶画的枣树活灵活现,那些小小的花在奶奶的笔下仿佛穿上了鹅黄的轻纱在曼舞。那些不是枣花,都是一个个美丽的曼妙女子,在那里回眸沉思,在那里吟诗品茶,在那里读书论道,在那里飞针绣花。往往这个时候是我最安静的时候,我对奶奶充满了崇拜。原来最原始的图腾就是这样被先贤画出来的么?他们虽然不认识文字,可是他们有世界上最灵巧的心思。在奶奶画画的时候,我是无论谁叫都不会离开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国画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想应该和小的时候奶奶的画分不开。
    终于秋风轻柔的来了,她忙碌的将庄稼换上了秋的盛装,让高粱披上了绯红的盖头,让稻子弯下了羞涩的脸庞,让绿油油的白菜镶嵌在那些粒满穗大的玉米地中间,让壳大肉满的螃蟹爬满沟梁。最让人欣喜的是它让我的枣树挂满了红色的喜悦,让我终于结束了那些急切的张望。因为家里来往的人多,在树下面的那些枣子几乎都被邻居家的孩子给摘走了。在这个时候奶奶就会拿一根细长的竹竿帮我去打那些伸出来的枝杈上的红枣。而我经常趁他们不注意,偷偷爬到枣树上去,躲在那些红的枣绿的叶中间,拣自己喜欢的那些个大又红的枣子来吃。很多时候是吃饱了然后睡着了,偶尔也被虫子咬到,却因为身在梦中不觉。我常常在枣树中梦见自己去了一个云雾缭绕的所在,那里种满了枣树,枣树上挂满了鲜红的大枣,而我在树下一过,那些枣就会簌簌的落下来,落了一地,我便会躺在这些枣上面,伸手即可拿到自己最喜欢的。忽然我被一阵阵的喊声叫醒,原来是奶奶见不到我了,焦急的喊,于是我就拿颗枣,往奶奶跟前扔去,奶奶总是一阵风似的来到树下,然后让我慢慢爬下来,一边轻轻的打我一下,一边疼爱的说“跟个猴子似的,想吃奶奶给你摘,要是摔着了咋整啊?”有的时候碰巧爸爸在家,爸爸就会宠爱着我说,“没事,小孩子让她玩吧”,奶奶就笑,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好像我还在树上似的。
    这样的秋天过了十六个,因为我要离开家乡去县城上高中了,当枣子熟的时候奶奶都会从打下来的那些枣子中挑选出最好的,让妈妈给我送去。那个时候的奶奶已经年过七旬了,身子骨依然硬朗,依然没有一会闲下来。我们家的那三棵老枣树,却是见得衰老了,因为每年结的枣子越来越少了,有一些枝杈开始枯死不长叶子也不开花了。有一次奶奶说,枣树和人一样是有感情的,只要你对她好,她就会为你卖力呢。这三棵枣树让你爸爸小的时候有了很多乐趣,也让你们几个也吃了这么多年的枣子,该休息了。那年冬天,奶奶让爸爸找人放了三棵枣树,却把枣树的枝子全部留着,没有动,直到奶奶去世后,我们才把那些枝子拿到奶奶的坟地烧了。其实一同烧去的还有我对奶奶和枣树的那些回忆,我想让奶奶知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童时那些记忆的。而现在,不但不是忘记,反而更加的清晰了。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4   条】
文章评论
wwldjl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5 8:33:51)  

你真是很幸福啊!看到你这篇文章,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感悟了,你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有一颗懂得感恩的心,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雨晴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4 19:11:21)  

万物都有灵性。三棵枣树的陪伴,给三代人带来了快乐和趣味。回忆中,感受家中几代人的善良。文风朴实,叙述详实。欣赏了!问好!

苦芦小筑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4 13:01:20)  
是啊,童年的记忆无法风干,总是鲜灵灵的
秋子 评论 (评论时间2011-1-24 11:01:52)  
人,不能靠回忆活着,但如果我们真的忘记过去,我们的人生就不是完整的,我们前行的时候背后就少了倚靠!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