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诗论
本栏目所称的诗论,主要指对本站除辞赋骈文、书画影廊发表的作品外的文艺评论,评论内容包括作品与作者。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隔岸听箫
主编寄语: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诗赋文论  >>  诗论
月上情天醉 花萦意墨香——读陕北诗人芳子诗歌随笔
文章来源:自创        访问量:555        作者:郭有生        发布:郭有生        首发时间:2018-3-7 21:47:54
关键词:月上情天醉 花萦意墨香 读陕北诗人芳子诗歌随笔 芳子 郭有生
编语:

                                      月上情天醉 花萦意墨香 

                                  ——读陕北诗人芳子诗歌随笔

                                     
                                                     郭有生 


      没事时,总喜欢读读诗,特别是那些让人回肠荡气的好诗,读来就像在春天桃红李白的阡陌中徜徉,也像举起酒杯和好友们品咂着琼浆玉液沉醉。

      陕北女诗人芳子的一首《遇见,在千万人中》,就让我遇见,在千万诗中,好美,真就是这样一首诗,让我流连于意境,痴迷于深情。
     题目就很美,很醒目,很能触动历经沧桑的人。我们时常能遇到人们感叹在茫茫人海中很难遇见那个两情相悦的情人,在莽莽大野中很难遇见那个愿意与你共赏春花、共迎惊雷、共踏霜叶、共堆雪人的挚友,在风花雪月中很难遇见那个吟溪醉月,绘岳叹鹰的知音。难怪鲁迅曾送瞿秋白一联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细细赏来,此题采用倒装句。一般我们会说,在千万人中遇见你,但她却把“遇见”放在了句首,突出了“遇见”,有强调的意味,把惊喜寓于这形式中,很是耐人寻味,有道是“有意味的形式”。而且省略了“你”,倘若写成“遇见你,在千万人中”也行,但这样有欣喜的柔情,却失去铿锵的诵读节奏语感,也就失去惊喜之“惊”的音韵旋律意味。“惊”是因为难,“难”是因为千万人中只有这一个!
     这首诗,精彩迷人的佳句很多。“与我对坐一隅/饮一曲流年芳菲”,在这儿用一个“一隅”之词,点出了在一个私密空间,避开了世俗的打扰,痴迷在一个亲昵的小天地。本来在一起饮茶品酒,但作者感到饮的是“芳菲”,可谓茶香肺腑因君暖,酒醉乾坤是尔情,这实在是通感的妙用。用“一曲”修饰“芳菲”,在我看来更是意味深长,“一曲”不仅仅是说像歌那么美,还蕴含着像歌那上行旋律的激动、平行旋律的柔情、下行旋律的深情,像歌每一个音符那样有醉人纷呈的种种美好。“饮”是视觉形象,“一曲”是听觉形象,“芳菲”是味觉形象,就这样在作者的笔下巧妙、和谐的融合在一起。而且让我想到 王国维所说:“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芳子的诗句,炼句巧妙可谓句秀,文笔高雅可谓骨秀,情感旖旎可谓神秀。真是很好的表现出“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接下来的诗句,又把约会中的一瞬幻化成如霞如月、如虹如火的动人情景:“我如花茶/只留淡淡清香/你如烈酒/把冬醉成夏的火热”。你看我矜持,所以“只留淡淡清香”,似乎含着娇羞;他热烈,所以“把冬醉成夏的火热”,似乎有着对爱追求的魄力。两个比喻,既写饮茶品酒的情景,又巧妙的蕴含了二人的性格,同时把二人表达情感的不同方式也含蓄的表现出来,一个情意绵绵,一个热情奔放:“如花茶”,那绵长清幽的情味,要细细品味,“如烈酒”,那风旋雷激的情感,直击心扉,可见有诗句多方位多层次的审美价值的微妙,就如苏轼所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是真正的“鸡尾酒诗句”,没有高超的驾驭语言的能力是写不出来的。读这样的诗句,还让你想到舒婷的《致橡树》,一如木棉,一如橡树,木棉有女性的阴柔之美,橡树有男性的阳刚之气,芳子的诗句也有这样的特点,花茶的意象和烈酒的意象,正有这样的象征意义。
     第二节诗,一开头就吟道“遇见/在千万人中/你如一池融融月光/簇拥起一肩缱绻”。本来“月光”一般比喻女性,如诗经中“东方之月兮,彼妹者子”,李白““翠娥婵娟初月辉,美人更唱舞罗衣”,曹植的“: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颻兮若流风之回雪”,郭沫若的“我已成疯狂的海洋,她却是冷静的月光”,都是如此。但作者慧眼独到,逆而用喻来指男子,有“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的意味,表现出一种思想深度。想一个男子坠入情网,如月光之璀璨美好,如月光之真挚洁白,如月光之无限缠绵,如月光之柔顺温存,真是如晋代刘琨在《重赠卢谌》一诗中所说:“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而“月光”的两个修饰性定语,也意味深长。“融融”是“暖和”的意思,本来自然的月光,有凄清的感觉,但情感让诗人对这样的月光感到温暖;“一池”言其小,因为这样的“月光”只能属于自己,不能共享。接下来“簇拥起一肩缱绻”一句,更是拓宽了意境,升华了情思。因为有了情,就有了责任,所以用“一肩”来暗示。一肩责任,就是缱绻之情的外化,这就有了“一肩缱绻”之语。而责任不是一个方面,是多方面的,作者用比拟化的手法,又用了“簇拥”一词。我们常说文以载道,对诗歌来说,当是诗以载情,这情是以道德、思想、文化所支撑,才能动人,这是这句诗的高妙之处。读这样的诗,让人感慨古人所谓“真中有幻,动中有静,寂处有音,冷处有神,句中有句,味外有味:诗之绝类离群者也。”
     末尾最令人咀嚼玩味的是“清欢”一词。记得有个年轻人沈善书,曾有这样的句子“何不暂时忘却烟花世俗,用一勺月华,温一壶酒。与友人花间趣谈,谈笑风生,赏一段琳琅风月,一起醉饮浮生清欢。”清欢是高雅的,是一种人生态度、精神境界,苏轼有云“人生有味是清欢”。所以芳子以“不惹纤尘只醉清风”为注脚。美好的情感是最为珍贵的,不应当沾惹世俗的尘埃,而应当沉醉在二人世界的自然清风中,情感清风中,高雅清风中。《诗·大序》中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作者有情,不言不快,于是“将一纸素笺轻展”来抒情,这种“染墨”的方式,是清欢,是七彩斑斓的清欢,所以用“染”暗蕴其意。
     这样的诗真好,喜欢读,喜欢品味。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莲塘诗话》载初白老人教作诗法云:‘诗之厚在意不在辞,诗之雄在气不在句,诗之灵在空不在巧,诗之淡在妙不在浅。’其言颇与吾意相合。”此诗味厚因其意,笔健因其气,思灵因其空。

附:


遇见,在千万人中


作者:芳子


遇见

在花香萦绕的流年里
你笑靥如阳光般温暖
挽一袖清风的柔
在岁月的光阴里
与我对坐一隅
饮一曲流年芳菲
我如花茶
只留淡淡清香
你如烈酒
把冬醉成夏的火热
遇见
在千万人中
你如一池融融月光
簇拥起一肩缱绻
触动着情弦
曼妙在指尖
将一纸素笺轻展
我把遇见赋成诗的写叙
嵌入你的影
挽起时光的手
在最美的年华里
不惹纤尘只醉清风
在款款的深情里
与你染墨清欢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0   条】
文章评论
目 前 还 没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关 评 论 信 息 !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