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诗论
本栏目所称的诗论,主要指对本站除辞赋骈文、书画影廊发表的作品外的文艺评论,评论内容包括作品与作者。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隔岸听箫
主编寄语:
本版顾问:
本版副主编:
本版编辑: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诗赋文论  >>  诗论
致沈其安
文章来源:中国诗赋网        访问量:2940        作者:儒子驴        发布:儒子驴        首发时间:2009-10-10 22:47:00
关键词:致沈其安
编语:

致沈其安----不得不说的话

  这是我针对诗人玉上烟女士《我并没有想写海一样的男人》下面评论内容所写的话,因为太长了,现做为一篇独立的稿子发到这里吧。

    做为本站的主要编辑之一,从建网至今,我一直看着她的成长过程。看来我今晚真得多说几句话了。一是关于个别会员的问题。二是关于格律与新诗的争论问题。三是关于文友关系及网站管理层态度问题(这条我已经电话征求了有关领导意见)。

    我从6点多回到家,一直在看近一个月来的本站的所有评论,我发现一个问题,只从沈其安先生开始撰评以后,网上出现了很多麻烦,也许沈不是主观故意,但因其文学底蕴的欠缺,导致了客观上对网上文学探讨的不利。所以,我要在这里对沈先生说几句话,深了浅了皆出自于刚才看评的感觉,希望沈能理解,也希望大家批评与引鉴。在我发这段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留言,我仍按原文发出来

 

  沈先生,除了你的一些评论显得很无聊以外,你明显有灌水嫌疑,如果你仅仅是灌水也就罢了,不过你还有其它的问题。我不想说得更多,但主要问题我还得点你一点。你有三个需要:

  一是需要提升品味,不要太低俗。从你上网发文、发评的第一天起,我就感到了你品味的不足。从评论上看,你发评抓不住文章主题与核心,不识正反,不明是非,不分高下,不懂主次,遇褒扬之处你往往贬抑,逢破绽之语你往往迷惑,所述观点词不达意,言不由衷,话不对题;所提问题幼稚浅陋,似是而非,不知所云,出尔反尔……这些,应该有一个提升品位的问题。看看你的评语“不过我也推荐我的 寒山寺的钟声--再忆唐朝诗人张继《枫桥夜泊》诗 公园 一段话 等 呵呵 必有收货”,“ 文赋格律之美我喜欢欣赏 偶尔附和 现在主要精力放在新诗上 想探索出一条新路 诗歌感觉似乎走到了尽头”“新诗诗歌的题材为什么要反对呢?我不反对古风 老人感兴趣那是好事情 老年人写新式诗歌不好这我承认 但新时代的年轻人我还是鼓励多写现代诗”、“看看我新写的文章。怕历史会随波逐流,时间长了多出个文贼,所以自辩了番。建议大雅也去看看。对你自己有好处的,不会吃亏的”。“呵呵厉害 冷落了弟兄们的心 放心吧 不会冷落你们的 我暂时不会在诗赋网上再发表诗文 等你们的心热起来再说 呵呵”,这样的评语,哈,好像你是多大的文豪似的,可是,你的好作品都在哪儿呢?凭什么使人信服你?是佳作还是高评?还有,其实在格律方面 寒梅写的最好 我其次[沈其安点评(2009-10-7 12:02:23)]”,有点太大言了吧,从你的文章和评论上来看,你根本就丝毫不知道格律到底是什么。

  再看关于新诗与格律诗之争。当你站到新诗一派去反对格律时,新诗因你的抓不住要旨的支持而显得苍白,你说“格律美是美,但除了使人陶醉外还使人麻醉,所以新式诗人往往对此极其愤怒,有些看不懂的诗歌就是这种情绪的反映”这哪跟哪呀?即曲解格律,又贬低新诗,你到底想说什么呢?想用“新式诗人往往对此极其愤怒”这样的话去诋毁作者还是去攻击讨论者?一会儿你又说“我也是喜欢格律诗的 不过很早就下决心断绝旧诗 感觉没新诗明朗奔放 不过这个明显是偏见 只是自己的旧诗写的不好而已”, “所谓格律并非深不可测,没必要搞的神神秘秘。有脑子的都会写只要肯花点时间”。“ 本来对格律之类不感兴趣,这下就更没劲了。格律诗里看不到几首好的,除了唧唧歪歪的愁啊愁,就是瘦啊瘦。很少看到大家手笔”。“我其实不懂格律就想凑热闹插科打诨”,你这都是说了些什么话呀!到底想说明什么?是不是有些低俗啦!

  二是需要提高格调,不要太无聊。你的诗文我都看过,虽然只是浏览,但也能咀嚼出你诗文格调的高下。对自己的作品总以为比谁的都好,每每拿出来招摇,你也不看看在你自诩的时候有多少人回应过你?本来你有几首诗写得不错,但大家都被你招摇得很倒胃口。在格律诗作者子兰作品下的议谈中,在新诗作者玉上烟作品下的争论中,在……中(太多了),本来大家的争鸣都很有格调,经你一乱赞、乱评、乱批,便显得降低了档次。子兰和玉上烟,两位都是层次很高的诗人,这是全网有目共睹的,而你却不去认真思考其中的境界、笔法、韵味儿,跟着起哄、搅闹,说话模棱两可,语无论次,忽南忽北,指东打西,不知你什么用意?在看到你被几位文友抨击之时,我念你勤奋、且确实也写过几首不错的诗句,曾去鼓励过你,怕你失去勇气,可是,你的表现如何?再如,你对凝缨子的作品在根本未读懂的情况下乱侃一气,又拿着自己“月亮是渡船。。。”这么一句自以为很高妙的句子标榜;见新会员上来,人家诗写得好,你就说“跟我的风格差不多”,你这是贬低别人来是抬高自己呀?脸一点儿都不红吗?

  君不器先生曾经警告你不要“不懂装懂”,我也曾经留言给你“沈,说实话,格律诗确实不是你的强项,你本身也不喜欢,而且好象也不太懂其中的一些常识性东西,我建议,你还是要发挥你的强项为好啊。你很勤奋,这一点,驴某很敬佩的儒子驴点评(2009-10-7 22:14:40) ]”你写了一篇自标为《浣溪沙》的文章,我没客气地说了你三条,而你还要别人赞评,纤纤绕指柔告诉你“想表扬先生几句,没找着理由。”还曾就你的无聊,说“回沈其安先生:请你不要插科打诨了。风马牛,无聊”、“沈先生,俗不可耐”,[纤纤绕指柔点评(2009-10-7 12:32:28)]”。 你又去写打油诗,可你的打油诗的水平却能把九泉之下的张打油给羞死,你也不看看什么是好的打油诗,没要求你能写出北鸿《水扁邮票》这样的打油诗水平,可是总得基本上得其要领吧,你写不出来还怎么去指点别人的是非?等等这些,你都不去认真反省一下吗?

  三是需要加强修养,不要太自贱。每遇文友正常的争论,你往往横插一嘴,歪文曲义,误导大家,使文友的正常争鸣生发龃龉,引起矛盾,这非常不合适!才女玉上烟是新来的会员,我向她介绍一下他不熟悉的程奎老师的情况,你立即上来说“称呼要避讳、只有中央首长才能叫”这样的话,我说你有“置人窘境、引人互鄙之嫌”,没使用“挑拨离间”这样的词,是考虑你可能不是主观故意,给你留了面子的。雨竹因点评了你一句,劝你“有容乃大”(并未赞美什么),你便“又发现一个才女了”,是那么回事吗?雨竹发文应予以鼓励,可是她的散文一看就知道,明显是个尚未入道的初学者,你说话还到底有没有一点准儿啊?还有很多,因实在看不过眼的评语,我已经给你删掉了,都是针对这第三条说的话,虽然的数据库里有留存,我也不想在这里再把它们引用出来……

  你说“在一个地方停留的太久不是好事情”,这是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吗?无论你是喜欢格律诗还是喜欢新诗,请把精力用在提升自己所爱的品位和档次上,总想着如何以你的爱好去否定别人的爱好,而且净说些不在行的话(也不可能说得比人家更在行),有意思吗?

  考虑多方面情况,我没有向领导建议对你怎么样,只是希望你自重一些,你仍可以发表评论,发表的文章仍不需要审核,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我说的话没有道理,你尽可以反击。我可能不想与你辩论什么,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当然,在我替又出差了的顽叟值班期间,我有删除你文章和评论的权力,也有让你的文字不能在本站显示的能力。如果我说的有道理,你可以参考一下,也许会对你在网络上----不管哪个文学地盘儿上的---存在,有利啊。

  既然你自己想离开,自己又想删除文章,等我明天请示完领导再说。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25   条】
文章评论
沈大文人 评论 (评论时间2010-05-12 15:22:00)  
苍鹰有苍鹰的天空\苍松有苍松的土地 而我 是谓小草 倾听大地的声音 并随之而有世上\最孤独的心跳
沈大文人 评论 (评论时间2010-05-12 12:37:00)  
没有脏话我就一概接受
醉里乾坤 评论 (评论时间2010-05-11 18:41:00)  
至少我认为沈其安直到今天依然修行未够!虽然你改头换面,依然不能称之为文人,更何况是大文人!希望你打灶回炉,早日修成正果。
乾坤居士 评论 (评论时间2010-05-11 17:56:00)  
沈其安改名头了?唤做沈大文人了?呵呵,大文人,不错,不错[开心啊]
沈大文人 评论 (评论时间2010-05-11 15:51:00)  
没想到这样的文章居然还在 关于上次争论 我只有一句话 从头到尾废话脏话连篇的都是那几个人 而且他们一向如此 废话脏话我一句没有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