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杂文
本栏所称的杂文,主要指现代散文中以议论和批评为主而又具有文学意味的杂体文章。包括随感、短评、杂说、闲话、漫谈、讽刺小品、幽默小品、知识小品、文艺政论等短小的文艺性社会评论。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杂文
电影人生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1347        作者:醉玉如雪        发布:醉玉如雪        首发时间:2013-8-20 21:07:27
关键词:中国诗赋网
编语:
 

闲来无事,从网上下载了很多电影。有奥斯卡获奖、提名的,有柏林、威尼斯和戛纳电影节的,也有随意浏览时遇见的……将它们统统保存到移动硬盘再链接到电视屏幕上,一部一部地看过来,才真正明了,何谓最直观也是最精彩的情感大餐。

太多的故事,好像数也数不清。精彩的片段和经典的对白,不知不觉间就让我给白纸黑字成纸上的字字珠玑,或随意翻看间,或放置案头上,都带着岁月不留痕的惊艳,成为我生活中的不可或缺。

看《皇室风流史》时,时常会出现一种冲动,甚至是不可思议的困惑。不过是一部丹麦拍摄的电影,其国家的人口数量也不过是我相邻城市的三分之二,怎就能够拍出如此撼动人心的作品?而《皇室风流史》的内容也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婚外恋情,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要说确实可以成为浓笔重彩的大环境和大背景的,也不过是丹麦历史中那些变革时代的启蒙思想和早期的失败尝试。而悲剧和悲情又不是该电影的戏剧性需求。

总是忘不了出生不久就传染了天花的小王子被御医注射疫苗后的那场戏。离开房间的御医斯特林泽,慢慢走向国王和王后,并在国王的招呼声中神情肃然地坐到国王的身边。于是,一张奢华的长椅上,国王、王后和御医为着一个共同的期待,静静的,一任时光从相互间紧紧抓握的指尖悄然流过。

我喜欢那种安静祥和中的期待,因着无限的美好,即便知道那是人为的杜撰,也不得不用“情愿暂时信以为真”的假设来确信其真实。这情形很像看韩剧,说不请的偏爱里总有不愿意离开的理由,好像一出戏,不看到水落石就没有尽到一个观众的职责。

天才晓得,在一部影视作品面前,观众是个什么角色!

或许,真的就是上帝!

尽管冯小刚因为观众对其新作《一九四二》的褒贬不一而口出狂言说:观众不是我的上帝!但是,作为一部电影,失去了观众就应该是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人心总是想通的!

无论是看电影的,还是制作电影的。

刚下载《皇室风流史》时见有网友议论说该片的名字与故事的内容不符,看到一半时我也产生了同感。王后和御医的爱情虽不为丹麦宫廷和世人所容,但王后和御医的感情又总有能够让人理解或可以谅解的地方。谁说一个从未离开过英国的女孩儿远嫁给从未谋面的丹麦国王就必须做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更何况,年轻的国王根本就不理会王后的个性爱好与喜怒哀乐。我倒觉得,幸好这时出现了想废除农奴旧制,关心国家前途命运也希望人权得到充分重视的御医斯特林泽,他的出现,让一直在压抑和苦闷中艰难度日的王后,如同沐浴到了雨后的阳光。从此,一切都因卢梭的那句“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而有了一个无需躲避的天然宿命。

这没什么不好。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虽然历史终归是历史,历史总不会顾及人性的弱点和那些生命中的不可战胜,但在片名处草率且武断地引用“风流”二字确实是对人性的不尊重。

或许,“风流”可以用在国王的身上。因为傀儡国王空虚善变且喜欢招妓,甚至放荡形骸到任何场合都可以喜怒无常,只是,从小就患有先天性癫痫病的国王,谁又能知道他的“风流”无度里究竟有多少是无意无识又有多少是心甘自愿。

由此说来,《皇室风流史》叫《皇室情缘》会更好一些。一方面,故事本身确实是因由了上天所赐的情缘;另一方面,就像御医斯特林泽所说的那样——天花不挑人,国王和王后都会成为它的目标!

有时,情感成就的,不只是不被认可的恋情,更有旷世苍凉的遗憾。如此这般依然要用“风流”二字去为一部电影的名字做招牌,相信,这世间的一切真爱都要或多或少地贴上“罪恶”的标签,因为,动物本能生发出的真诚爱意,定然要将所有的美好给无情地掩盖,甚至是埋葬。

电影,真的是一面镜子!

《皇室风流史》吸引我更多的或许是与我同岁的御医扮演者麦德斯·米科尔森。刚出场时麦德斯·米科尔森并不是巨星降临般地光彩夺目,而我,也是第一次在电影中看到他的形象。在将近一百分钟的电影里,麦德斯·米科尔森很好地将御医的深藏不露和小心翼翼给相辅相成为必定要孤注一掷的那种冒险。沉着稳健中,既有激情隽永的丝丝柔情,又有豪情万丈的洒脱气度,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关键时刻,将内心狂澜的澎湃汹涌给恰到好处地掩饰,让你不得不认可,就是那样一个人,无论你与他远隔千里还是近在咫尺,他都像一座高山般地巍峨屹立在你的身旁,给你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与平和。一如电影中王后对御医说的那句话——您的魅力使得整个贵族阶层都为之倾倒,也许,我们能领教得更多!

我喜欢这样的人物塑造,由一种思想或是想法而生发出一种心灵相通的默契,让当事者带着毅然决然的果敢,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像达芬奇的那幅“蒙娜丽莎”,虽然只是肖像画中的一抹微笑,却让你无论驻足画前还是日后回想,都有挥之不去的温馨在记忆中存留。

这就是一部电影所能给予观众的,是一种深深的印记,也是无法忘怀的回忆,即便电影已经结束,即便电影中的爱情也已成为历史,电影中的形象和某些精彩瞬间却不得不被搁置到观众内心的某个角落,带着无法被岁月消蚀的印记,闪烁它的不俗与美好。

不怪丹麦的女性杂志《WOMEN》称麦德斯·米科尔森为“丹麦最性感的男人”,某些时候,性感,确实可以理解为一种智慧,或是智慧的外在体现。

如果某一天,我用自己的文字来塑造一位中国式的斯特林泽,我必定会以麦德斯·米科尔森的内外兼修作为一个必定坚守的模式,将深思熟虑的大智大慧给不动声色地融入到人物中,让虚构的色彩带着天生具备的独特品质,成为有别于他人的不可复制,哪怕在地球的另一端确有其人,哪怕人物再造的过程确实有近乎模仿的嫌疑,也要固执地将这种美给根植于角色之中,并不断地加以修饰和完善,即便不能使其茁壮为参天大树,也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其开花、结果。

说起丹麦,看《皇室风流史》之前我唯一知道的只有安徒生的童话,无论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是《丑小鸭》乃至《皇帝的新装》都是我记忆中的珍藏,而其它,则知之甚少到如同一张白纸,没想到,一部演绎宫廷历史的电影,却成为我了解丹麦的窗口,并让我在夏日微凉的夜晚,因为一节电影式的历史课,在一杯生姜水和一杯浓咖啡的陪伴中,用纸笔,写下心情。

巴尔扎克说:没有伟大的愿望就没有伟大的天才。

我很感动,不止感动于一部电影的简单也感动于一部电影的复杂。我更感动于那些天才的勤奋与创造,是他们,让原本没什么可书可写的婚外恋情,在后天的还原与再造中,给我一个急于表达的热切愿望,甚至,让我的想象,不只停留在过去和现在,更有将来……

将来,一定有更多的文字蛰伏在某个角落,或等待或期待,或已经跃然纸上……

到网上搜“丹麦电影”,寥寥不多的介绍里,却提及了丹麦电影演员的出色表演与摄影技术,还提及了丹麦电影导演的创作成就以及对其他国家电影艺术的影响。再以同样的方法搜“中国电影”,林林总总的洋洋洒洒中,却很少提及演员的演技与水平,好像一部电影就是一部电影,无论你记住还是你记不住,反正你看了,你就成为“票房”的一份子。

票房!

我总是不能理解,在很多领域都善于弄虚作假的中国,票房和电影本身的质量,究竟是同义语还是相关词。但无论是同义还是相关都不是真的重要,因为,对于观众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电影本身。

被称为“好莱坞编剧教父”的罗伯特·麦基在谈到陆川导演的电影《南京!南京!》时说,我觉得这是最伟大的电影之一。尽管这是专业人士从专业的角度所给予的专业评价,但是真的很遗憾,我周边看电影的人既不关注这部电影,也不关注这专业人士所给予的专业评价。这也许缘于习惯成自然的一种陋习,因为,我们更多的影业人士,因为泱泱大国的得天独厚与天时地利,根本不太在乎也不太关心观众的看法和想法,好像一部电影就是一部电影,票房就是结果,没谁会从一部电影的内质去挖掘什么责任感和爱国心。只是一个国家或一个人,如果总是把目光放在脚趾的上方,相信,任何大千世界都会在有限的视线中失去光彩。

本想再看一遍《皇室风流史》再写这篇文章,用更贴切的文字来描摹我对一部电影的钟情与喜爱,好像内心更多的,是一种愿望,希望有一天,同样也在飞速发展的中国电影也如雨后春笋般地成熟壮大,将电影人的天赋和努力更好结合,将人性的本真给真实演绎到炉火纯青,让世人在不断被打开的窗口中看到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

喜欢一部电影或留恋一段记忆的最好方式就是看电影。因为,生活里有的电影里几乎都有,生活里没有的,电影里也有。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1   条】
推荐理由:
轻快的文笔,写出丰富的人生感悟!
李宣章
此文章已经被修改 1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时间为:2013-8-21 22:32:35
文章评论
李宣章 评论 (评论时间2013-8-23 8:27:52)  
以电景影叙写人生,读来引人深思!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8006388号
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