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会员姓氏检索 :
                  散文
本栏所称的散文,是指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不讲究韵律的现代散体文章、随笔等。
                  本版编辑团队
本版主编:惜若
主编寄语:散文是融汇了作者真诚个性及深层人生意蕴的文学样式,表达方式自由洒脱,其本质特性是形散神凝。
本版顾问: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当前位置:  散文日记  >>  散文
人性的丑陋没有底线
文章来源:原创        访问量:5426        作者:醉玉如雪        发布:醉玉如雪        首发时间:2010-5-30 23:05:00
关键词:人性的丑陋没有底线
编语:

 


   刘墉在《你不可不知的人性》中说:人性是丑恶的,它贪婪自私也急功近利,喜新厌旧还猜忌犹疑,并且,随着年龄和遭遇,会一层层地变化、一层层地被染色,直到染得连自己都不认识……
    很多年前我所在的单位领导因为不愿意也不喜欢我们几个被称之为“有才”的人看书,曾对看书问题进行过不止一次的量体裁衣似的专人专整治,这有别于他人的特殊待遇确实让我们无法接受,毕竟,在同一个单位,有的人可以拿着书大摇大摆地到处招摇,或当摇扇,或当摆设却没人管也没人厌,而有的人,则绝对不许将书给露出任意一个纸角,仿佛,无论是眼里还是手里,都该永远地与书无缘,哪怕是与工作有关的那些文字。
    教书育人的工作岗位竟然不许看书!我倒有些不明白这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竟让我的领导如此大动干戈到不惜牺牲玉帛而置教育本位于不顾。
    “知道领导为什么要这样对人对事吗?”一位不怕生事的同志私下问我。
    我自然不知道。
    “别看有的人手里天天拿着书但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那样的人是不用管制也不用约束的,但有些人即便不拿着书看也阻挡不了博学多才的天天向上,可问题是领导并不懂得这个道理。”见我似懂非懂,那位同志又补充道:“比如,像你这样的人,越学越有思想,越学越有头脑,所以,偷着乐吧,没禁止你用脑子想问题就已经算是仁慈了。”
    我虽然还有些似懂非懂,但已经依稀知道因为自己的勤奋好学,已给某些人带来了危机甚至叫伤害。
    后来,我把这个小小的细节给巧妙地嫁接到我的小说里,看的人虽然不会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情节而产生深刻的记忆,但在我,已经很惬意并自得的了不得,毕竟,我有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和能力,这不能不说是我在不能堂而皇之地学习之外的另一种偏得。
    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在谈她的《副领事》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知道小说中谁在谈乞丐,但后来在小说里我找到了那个作为作家的叙述者,他作为一名读者进入书中,而我一直在说的困难就是这个,因为我始终无法找到进入自己作品的有效途径。
    我庆幸自己,有能力也有勇气将那样的一个细节通过文字,给进行了一次实事求是的纸上谈兵,或许,这才是写字为文之人的无奈无可,不然,谁愿意将可以顺畅的人生给曲解到一纸虚构的小说中。
    只是我的那位领导不知道也未能真正地了解我,因为,我并不是手不离书的那种类型,即便看书,也只求质量而不求数量,哪怕是一字一句的推敲与琢磨,在她,虽然只知道监视并嫉恶我的才学,却完全忽视了我与生俱来的那份天赋和敏悟。
    这才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悲哀,是我那位领导的悲哀也是我这个被领导者的悲哀,这让我想起两年前,因为工资改革问题去省城上访回来后写出的那篇《男浴池里的女清洁工》,两年过去了,关于那篇当时确实引起不小轰动的文字,在我,早已旧事旧迹地无从提起,但通过几天来的公司岗位竞聘,我才知道,那次上访和那篇文章的余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相反,有些印记,却在这样一件事宜中,被一点一滴地挖掘出来,对某些人,那些旧事,已完全成为一生一世都必须念念不忘的记忆犹新。
    报名参加竞聘前,我电话告知一位朋友,说我要进行一次尝试:“报个名碰碰运气有什么不可。”我被对方的淡然冷漠所影响。
    “这是一种尝试又不是旱鸭子游泳!死不了的!”朋友听了,却冷静而理智地规劝我:“不要去,结果是什么你应该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一头雾水的不知朋友所说的结果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去上访过,还写过那样的帖子,你把矛头直指公司的领导层,现在却让那帮人认可你并给你施展才能的机会,实话告诉你,太阳真从东边出来也不可能!”对方的话音还没落我立刻接茬说道:“别把那些人说的那么劣质,我不去试试又怎么能知道你说的结果是正确的。”
    “你去吧!我说不过你!”朋友丢下这句话便不再理我了。
    或许对方是对的。
    放下电话我自言自语着,可即便朋友真的正确无比,我也不想放弃,相反,朋友的态度决绝反而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更为称奇的是,这次竞聘竟不同于以往,首先是笔答之前相关的领导在公布竞聘方式时所说的那项多出以往的一个程序,既自述答辩后要经过领导的最终认定审核,而笔答结束后的自述通知,也被告知第二天的成绩不会被公布,仿佛,公开竞聘,虽已经进行了大半,却月朦胧鸟朦胧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扭捏捏。
    听着、看着、品味着,倒应了上个世纪人才论中最流行的那句口头禅:领导说你行你就行,领导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而结果真如朋友所说的那样,我以零票的结果虽没被正式告知失败也已自知百分百的结果,我没再找那位朋友说他的预见有多么正确和准确,这并不是因为我确实害怕他在这个时候必定要现出的那份气傲和心高,或许,他对一切都已经冷眼旁观到明如指掌,只是不忍心将已经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结果给明明白白地告知于我,而我,虽然知道自己的优势和长处足可以变通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制胜法宝,但我不想再为自己进行任何意义上的辩解,不愿意并非是欲盖弥彰的率性而为,只是因为我已经成为其中一个活生生的真实角色,我不愿意也不想再站到旁观者的角度与智者同样也是知情者的朋友去共同面对。
    无论完全撕开还是偷窥一角,有些事,都不能更改地让人无法愉悦地想起或愉快地回味,因为,上访发帖后的那些日子,平时很远都主动热情打招呼的人突然间变得躲躲闪闪甚至陌生异常地仿佛从不相识,更有甚者是那些曾在一起谈天说地共榷话题的所谓“志同道合”之人也开始避而远之,搞得我不得不为整日如入无人之境所慨叹,虽然结果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地给了我一方放飞想象的天空,可当有朝一日的风向倒转之后却又迎来一番令我受宠若惊的新天新地,还是那些人却不再是那些表情和态度,比以往还主动的热情让我在惊异中失去了性本善的平常心。
    我冷漠又漠然地看着别人的笑脸和敬佩,仿佛,在那样一个过程中我已完全了然出人性的必然。
    尼采说过:人是一根绳索,架于超人与禽兽之间。
    我不是超人,我只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好地进行自我管束和约束,尽力让自己与禽兽距离的远些,再远些。
    或许,这就是属于我未来人生的自救法则,因为,桎梏自己的同时,并不一定能限制住他人,而他人,终将不能被自己所左右。

    晚上回到家,打开电脑,见那位喜爱我的文字并将我所有的小说都看过更无比惊叹于我是一位保洁工人且辞赋写得异常精致漂亮的网友正QQ在线便毫不犹豫也毫不保留地说出了下午刚刚结束的那场竞聘:一开始,我确实谦虚地认为我的竞争对手有着优越于我的长处和优势,但所有的结果都出来之后我才知道,我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因为,所有的入选者,基本属于借调机关或原本在机关工作的那些人,他们身上虽然也有过人之处,但不足以让外来者都扫地出门地打道回府。”
    “你并没错,你不过是给了那帮曾被你伤害过的人一次可以利用起来进行报复的机会而已!”网友的文字斩钉截铁,像无法更改的历史,教科书似的在我眼前带着不能失色的闪闪光亮。
    “怎么可以这样讲?”我明知故问,也知道对方之所以这样说缘于对我文字以及我人生的了解。
    “其实,这就是你所不知也不懂得的国企潜规则,这样的过程,虽说是公开,但不过是遮人耳目的掩耳盗铃,某些人的优势在这样的场合里会因为裙带关系而被无限扩大,而某些人的长处也同样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因为缺乏必要的先天条件而被无限地缩小。”我仿佛瞬间找到了相似的认同点而立即回说道:“难怪有人确实具备各方面都很优越的条件,还是在并不强势的竞争对手面前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而愤然地摔门而去。”
    “当时我还有些不理解,现在想想,也能理解了。”我略有所思地继续补充道。
    “这就是国企的管理,既有中国特色,又有随机应变的自身特点,你挣不来也斗不过……”网友在快速发来的文字后面跟坠了一个白眼表情。
    我确实过于追求完美了,明明知道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也确实金无足赤,却还痴心地怀抱美好的心愿,以为一切不一定像我的那位朋友所委婉地预言的那般龌龊,但看结果,也确实是我天真地过于愚稚了。
    “事前,就有朋友阻止我说我不会得到我所期望的结果,但我没听。”我想起了还在等着我能亲自告知结果但已经了然全部的那位朋友。
    “这就是你不可不知的人性!记住,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种现象存在,虽然你无辜,但问题是对方也认为自己无辜,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无辜比你的无辜还有发言权和主动权,因为,他们手中拥有的是权利,而你拥有的不过是一支笔所书写出来的道理罢了,都是为了个人利益,谁都应该没错,因为,每个人活着都很不容易。”网友仿佛变身为法官一般,高高在上地只身在公正的天平上,一手指向左,一手指向右,而争斗的双方根本争不出胜负。
    无奈,在“评判者”的眼里和心里也竟然如此,而我,也在网友深一句浅一句的妙语箴言中豁然开朗起来,网友说的没错,我确实无法说出我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比那些人高尚多少或崇高多少,都是为了捍卫各自的利益。
    如果我不去上访,那次工资改革中岗级可以上调好几档的那部分人的工资绝不至于事到如今还是未知数,而我保有到如今的钱财,早就会成为不知谁人的私有财产及囊中之物,人都是自私的,谁又能容忍自己可以被合情合理获得的利益意外地被剥夺呢,更何况是一介弱小女子和一个庞大的组织机构间的拉锯扯据,而矛盾的终极是一方要把别人的钱揣进自己的腰包,另一方则极力地要保住原本就属于自己但时刻都有可能不会属于自己的那份钱财。良知,在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功用和功能,甚至,早就苍白无用到不如一枚硬币的价值,这时,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以一种叫做“利益”的形式粉墨登场在没有硝烟但绝对不是无影无踪的争斗中,并时不时地要以最充分也是最充足的借口和理由时刻蓄积着与现实不能有丝毫脱节的力量和能量。
    “你不要责怪他们,锦上添花就已经不错了,雪中送炭又有几人呢。”对方见我很长时间都不再言语,竟像善解人意的大哥一样劝慰着我,仿佛,我是谁家女儿未长成般地还需要呵护,我很感激,也为自己在心智和理智上的欠缺而心存羞愧。
    “是的,现在的社会状态确实让人感到危机四伏,到处都充满着挑战和压力,有太多的人,早就失去了分享他人快乐的心胸和能力,在这种情形之下,又怎么肯凭借几乎无处找寻的良知去助人为乐呢,何况,受助之人如若一介庸人或愚人尚可,若果真是一位能力非凡又有过人本领的高人,那岂不是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甚至是助纣为虐般地自毁长城!”忘乎所以之间,我试用了一次酸葡萄哲学,虽然有些不应该,但将文字敲打发送之后,才知道,酸,自然有酸的好处,酸,也自有酸的玄妙,不酸,永远不能自知,不酸,永远也不能了然他人。
    心态才是状态的决定因素。

    刘墉说:我写《你不可不知的人性》,不是要让读者知道人性的丑恶,而是希望读者在“了解”之后能有所“谅解。”
    是的,人活着真的需要谅解!
    谅解他人的时候也就谅解了自己,都是一介凡尘中人,谁又能比谁强出多少呢,除非自己从内到外都极度地虚伪。
    想起了小沈阳在小品里说过的那些话:看见别人家的墙要倒,咱没有能力去扶,但咱不推就是一种善良;别人在吃咸菜喝粥,咱在吃肉,咱没有能力分给别人一块,但咱尽量不吧嗒嘴,也是一种善良。

    原来,人生如此简单。
    要学会善良!
    我再次告诫自己。
   

【收藏此页】    【关闭】    【本有评论 2   条】
文章评论
雨晴 评论 (评论时间2010-6-1 18:19:00)  
人总是要拥有简单和善良的本性!这种文字引起共鸣!问好!
轻盈 评论 (评论时间2010-5-31 7:15:00)  
反映现实.结尾豁然开朗,心态才是状态的决定因素,我想想心态是由什么决定的呢
在线评论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诗赋绽芳蕊 今来觅知音
关于我们  |  走近诗赋  |  入网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诗赋网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105916号
中国诗赋杂志投稿邮箱:sunwulang@163.com
联系人:轻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号(点击链接)     电话: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